江南夜雨醉成欢

这一年江南的雨来得猝不及防。

裹夹着春杏,沾衣欲湿,透出些料峭的寒意。

白衣翩翩的少年倚坐在栏杆之上,随风轻舞的酒旗在他玉白的脸上投了一片影儿,遮不住的容色艳压芙蕖。

只是眉头轻皱。

他在等一个人。

中正醇厚的一个人儿,常按了他的手说“玉堂不可。”

数度犯险,只为了贪恋他眉宇间的那一份着紧的神色,人称“南侠”的展昭展熊飞,心里存下了庙堂江湖,却也未尝没有他白玉堂的影子。

落花有情,马蹄溅香。

马上的人儿一袭蓝衣,赫然便是那鼎鼎大名的御猫展昭。

白玉堂的唇边噙了一抹笑意,遥遥举起了酒杯。

杯酒酬知己,壶觞谢情郎。

奔马未及,那人已轻身而起,足尖在马鞍上一点,飘然而至。

身上还带着仆仆的风尘,沾了细雨,着实有些邋遢。

可白玉堂心里却如同填了蜜一般,只觉得眼前的人儿丰神俊朗一如初见。

“玉堂。”

“卸了任了?”

“卸了。”

“不走了罢?”

“不走了。”

“猫儿?”

“嗯?”

“你说这雨要下到几时?”

展昭微愣,不知这七窍玲珑的家伙转的何种心思,只定定地望着他,眼里的情意如同绵软的绸。

“往年我等你,是不曾遇上这雨的,今年却别有不同。”

“自是不同的,这一次,我便不再离开了。”

“江南雨,醉成欢,今晚,你是想走也不得了。”

白玉堂微眯了凤眼,眼角眉梢都是风情,直看得展昭脸红心跳。

从此之后,他便只是他的猫儿。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