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大结局上)(IE)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易星辰没想到Ada会那样命大,然而她也不过是懊恼了半晌,哪怕重来一次她还是不会放过那个女人,一个滥赌成性到会出卖朋友的女人不可能真的安分,她从来不愿意在人性上下赌注。

易恩还是年纪太轻,心太软。

要不是心太软,也不会让Evan这样随意就拿捏在了手心里,被冷暴力逼得快要崩溃也毫无办法。

Evan还没有醒过来,就算从自己家里掳个把人不是什么难事,为了不惊动易恩,还是只能先把人放倒再带出来。她趁这个机会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这个被她弟弟捧在心尖儿上的男孩子,极好的相貌,眉目清朗,鼻梁上有微微的驼峰,嘴唇很薄,脸庞瘦削双腮却很饱满,易星辰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也会有浅浅的酒窝,可这样不笑不动的时候,却是个十足凉薄的面相,和她那个心窝子里好像藏了热毒一样的弟弟没有半点相像,却意外地般配。

不管再和谐再般配,如果他不能让易恩幸福,退一万步讲,如果易恩会因为他不开心,那他就没有再在易恩身边存在的价值。

这就是易星辰的是非观。

信息发出去之后几乎是立刻接到了易恩的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责问,易星辰隔着听筒都能感受到他的色厉内荏,毕竟他了解她就如同自己了解自己的弟弟一样,她知道易恩害怕了,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不如你试试能不能叫醒他?”易星辰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点开外放,将手机放在了Evan耳边。

“你对他做了什么?你如果伤害他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Evan,Evan你听得到我说话吗?Evan?Evan?你回答我啊,Evan!……姐,你到底把Evan怎么样了?你们在哪里?告诉我啊!Evan?Evan?”

易星辰好整以暇地听着自家弟弟一声一声焦急的呼唤,丝毫没有回应的打算。颇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她弟弟竟然真的把床上的睡美人唤醒了。

“易恩?”Evan的意识还不算清醒,乙醚的后遗症让他的脑袋突突地胀痛,他只是下意识地回应了易恩的呼唤。

“Evan?Evan你怎么样?”

“呵呵,真爱的力量。”易星辰忍不住嘲讽,“易恩,你听着,这件事,我给了你们时间去解决,结果让我很失望。很明显,你的Evan接受不了你不是一个天使的事实,你们的爱情没有经受住考验。”

易恩一时语塞,而直面了易星辰冰冷而轻慢神情的Evan更是一瞬间就煞白了脸色。

“可我是你的亲姐姐啊,Popo,我们的亲情是不需要考验的对不对,你了解我,就像我了解你一样,我不会允许有人用任何方式伤害我的弟弟,任何方式。”

女人的语气很轻,几乎带了气声,仿佛是在讲睡前故事一样的轻缓,听起来却让人背脊发凉。

“姐…”

“Popo,既然你们自己解决不了,就按我的方式来解决,相信姐姐,长痛不如短痛。”女人一直盯着Evan的眼睛,是笑着的,那笑里面恶意满满,颠覆了Evan所有关于易星辰的认知。“Popo,动动脑子想想我们在哪儿,如果你赶得及的话,姐姐还会给你留下一具全尸,带回去做个标本玩玩也没什么不可以。如果你没找到,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马振桓这个人存在过的痕迹了。”

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一双美目仍然定定地盯住了Evan,仿佛一条伺机而动的美女蛇,Evan却感觉到她周身的恶意刹那间就消散了,但他额上的冷汗还是滴了下来,满腔的悲愤抑郁剪不断理还乱。

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吧,印证了易恩阴暗面的真面目——易恩的姐姐也如同易恩一样,笑起来是个天使,其实不过是戴了天使面具的恶魔。

半晌,易星辰一忽儿笑开了,笑容灿烂的有些刺眼。

“刚刚我是骗他的,傻弟弟,真好骗。”

Evan听了这话有些惊疑不定,她说那些话的时候眼神里满满的恶意一点也不像是作假。

“不相信?我从来不动好人家的孩子。”

她这话说得好像很有些道德观念一样,可是怎么才算是好人家的孩子,还不是凭她臆断。

“好吧,你不想谈这个话题,我们来换个话题,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原谅易恩?”

Evan心里突然一震,他要怎样才能原谅易恩?

他觉得自己已经原谅易恩了,他不愿意去追究这件事,不想去追究这件事,他已经失去了苏烟,并不想再失去易恩。

可他做不到原谅。

不得不承认,相比于苏烟的死,他更加接受不了失去易恩的这个可能。当他发现自己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愧疚感成了浓得化不开的阴影,事实上,是他原谅不了这样自私的自己,原谅不了在心里为易恩开脱的自己,所以他原谅不了易恩。

他甚至不想给易恩解释的机会就这样定了两个人的罪,如果易恩是可以被原谅的,那背叛了苏烟的他呢,还有没有被救赎的机会?

Evan才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只能这样一直拖着。

可是显而易见,易星辰并没有袖手旁观的打算。

Evan想的没有错,易星辰想要让他消失,不是随便说说而已。现在她不过是想要在那之前试一试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毕竟看着易恩笑好过看着他哭。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