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嫁丫鬟 齐蹇

我叫明兰。

我娘是太太陪嫁带来的绣娘,一手苏绣绝活儿据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因此得了太太青眼,后来被侯府管家的儿子,也就是我爹,求娶了去。

我在天玑侯府里,是很体面的家生子,虽说生下来便是奴籍,却比一般小户人家的小姐还要娇养些。因是个女孩子,也没什么掐尖儿要强的心思,无忧无虑长到六岁大,被太太选作了世子爷房里的大丫鬟,便离了娘亲搬去了博望园住。

我哭过好几回,虽说双亲都在侯府里领差事做,可从此要想是见一面也是难得的。偏园子里有几个买来的小丫头子连自己是从哪儿来的都说不清楚,生生可怜过我,没几日我便硬气起来,成了一群小丫头们当中的主心骨。

世子爷那时候才丁点儿大,是个不足四岁的小娃娃,肉嘟嘟的很是可爱,偏爱板脸装作大人模样,小小的年纪也不知哪儿来的阴沉劲儿,他口齿已经很利落了,还会跟着夫子念诗。

我也是开了蒙的,世子爷房里伺候的大丫鬟,不能不粗通文墨,不然使起来不便利,也不给侯府长脸。可我不耐烦陪着这个胖小子摇头晃脑地背诗,书房里伺候的活儿,都是红袖去,我负责世子爷的膳食点心。

这是个极轻松的活儿,有太太和奶娘关照着,我往往只用去厨房小厨房传个话儿,混些吃食便是。

天玑侯夫人出身清河崔氏,百年世家名门望族,家养的厨娘也是顶顶好的,单炒个白菜也滋味儿无穷,世子爷人小胃口也不大,那些精致的菜肴点心,时常便便宜了我们。除开世子爷长到七岁之后,我和婠儿需要轮流在外间值夜,冬日暖床夏天打扇之外,我对自己的这份差事是十分满意了。

侯府里丫鬟服饰有定例,每月二两的月钱也没处花用,我不爱那些花啊粉儿啊的,便都交给我娘,娘说拿来给我攒作嫁妆。

我和红袖不一样,她是一门心思想留在世子爷房里的,可我是我爹的独生闺女,我爹在府外做绣坊的掌柜,是替太太做营生的,将来我许了人家求太太一个恩典就可以脱了奴籍。

可惜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八九。

天玑侯府泼天的的富贵,世袭罔替,世子爷的婚事自然是要在清贵人家选,若是想要娶个四姓女,我们这些大丫鬟迟早是要在成亲前打发了的,从我十二岁上,我娘就等着主子发话放人,为我相看人家,谁知盼来盼去盼到我二十整岁了,世子爷的亲事还没定下。

娘亲都要愁白了头,我倒是慢慢对嫁人失了兴趣,跟着世子爷南北走了几遭也见了些世面,若要让我像娘一样安心做个内宅妇人怕是不成了,我想梳了头做世子爷院子里的管事嬷嬷,世子爷看着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总是能让我成些事的。

谁知世子爷十八岁上订的亲,竟是辅国将军府的少将军,且不是娶,是嫁。

我竟成了世子爷的陪嫁丫头。

天玑侯府泼天的富贵,世袭罔替,毁在了一个叫齐之侃的少年身上。

我悔不当初。

若是我多用一两分心思在世子爷身上,哪能让那贼小子将我家芝兰玉树的世子爷诳了去。

太太当然是不乐见这桩婚事,偏偏啟昆帝推波助澜,竟赐了婚,事情便无法翻覆了。天玑侯府就成了天权王府之后,第二个因婚事失了世袭罔替的勋贵人家。

天权王世子娶了瑶光郡王的嫡次子,二代之后再无嫡子承爵,哪怕以后生出再多的庶子庶女也传不下天权王府这块招牌了。只是我家世子爷更绝,偌大一个侯府就成了他的陪嫁,不等二代,到他这儿天玑侯府就算是没了继承。

进了将军府,还不知我的前程在哪儿呢。

评论 ( 5 )
热度 ( 57 )
  1. 七只影小马popo 转载了此文字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