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第三者 khunwoo 旧文整理

合作文,换个女主重新整理一下。

khunwoo简直是我写同人的缪斯,不能放弃。

吃饭的时候nichkhun突然提起一个弟弟租约到期要来家里借住一段时间的事情,顾影随口问了一句是谁。
“张佑荣,你见过的,就是咱们的伴郎。”
顾影想起婚礼上那个可爱的小伴郎,长了一张粉团儿似的脸,腼腆害羞的样子。
“我想起来了,很可爱的小孩儿啊。”顾影回忆着那张肉嘟嘟的脸不禁笑了起来,“长得肉嘟嘟的,让人忍不住想去掐掐他的脸呢。”
nichkhun闻言也笑弯了眉眼,隔着饭桌伸手捏了捏顾影的脸,玩笑着说:“怎么,看上我们佑荣了?咱俩才结婚多长时间你就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
顾影好笑的拍开nichkhun的手,白了他一眼,“真是什么醋都乱吃,和你要好的弟弟,难道我不该喜欢?”
“你喜欢也没用,我们佑荣是不会喜欢你的。”
“那可不一定,怎么说你老婆我也是美女一枚,魅力可大着呢,你要小心哦~”
“哼哼,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
顾影一直以为她了解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后来她迷惑了。
nichkhun的话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她的新婚丈夫扬着一张天使般的脸,微笑的时候眼里却闪过森冷的光。
只是当时的她并未发觉。


顾影是个心思单纯的女人,生活的平顺造就了她积极开朗性格。
她一直觉得自己算是幸福的,这幸福的很大一部分都源自她的新婚丈夫——nichkhun。khun是个近乎完美的男人,高大帅气,温柔体贴,朋友们都说这样的好男人不容错过,她便急急的将自己嫁了过来。迄今为止,她都认为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和nichkhun的爱情并没有什么波折跌宕,顾影以为爱情有着千百种的样子,并不是每一种美丽的爱情都要经历大风大浪,像他们这样平平淡淡的就很好。
或许她并没有听说过,爱情从来都不是平淡的,平淡的便不是爱情。

第二天nichkhun就将佑荣接了过来,相比于在婚礼上穿着正装的那个小伴郎,一身休闲的张佑荣更显得稚嫩可爱。他红着脸向顾影打招呼,眼里是深深的羞怯,顾影被他羞窘的小模样逗笑了。
“佑荣啊,不用拘谨,当做是自己家就好。”顾影调皮地向佑荣眨了眨眼睛,那嫩呼呼的小脸儿更红了。
nichkhun也笑道:“我跟你嫂子都不是外人,在这儿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完还不忘捏捏那人肉呼呼的脸。
张佑荣窘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忙推脱着说自己要去收拾行李就钻进了客房。
“真是个容易脸红的孩子啊。”顾影嘟囔着走进厨房去准备晚餐。
对于第一次来他们家的张佑荣为什么能够那么准确的找到客房,她一点都没有疑心。
顾影是个在某些方面缺乏想象力的女子。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毛病,在某些时候却很要命。
如果她能回头看看原本在客厅里的丈夫是以怎样焦急的情态钻进了客房,如果她能看出张佑荣羞怯的眼神里含着怎样的歉意,或许,事情会有所不同。
过程不同,结果却是注定。

“khun,佑荣啊,还没有收拾好吗?该吃晚饭了!”顾影边摆着桌子边向还在客房里的两个人招呼道。
“哦,马上就来。”随着nichkhun的声音传来的是一阵乒乓乱响,像是谁在慌乱中踢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就是一声痛呼。顾影急忙放下盘子奔到客房,却看到满室杂乱,根本没有收拾的样子。
佑荣跌倒在了nichkhun的怀里,看见顾影进来,一脸的尴尬。
nichkhun把佑荣扶到床上坐好,撩起他的裤子查看被撞到的地方,已经是一片淤青。
“总是这么毛手毛脚的,所以才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住,小影,去拿点药酒来,这淤青得揉开。”
“哦。”顾影应了一声急忙去拿了药酒。
看着nichkhun细细地将药酒在伤处揉开,那片淤青反而越发的触目惊心起来。
张佑荣疼得龇牙咧嘴,触及顾影担忧的目光之后却硬是扯出了一抹笑:“嫂子不用担心的,只是看起来严重,其实并不是很疼的。”
听到这话,nichkhun使坏地加重了按摩的力道,这下子张佑荣笑不出来了,只能咬着下唇憋屈地看着正在愤愤地为他揉着伤处的nichkhun。
“khun,你轻一点,你看佑荣疼的。”顾影看佑荣忍着疼的小模样儿不禁心疼起来。
“哼,不让他知道疼他就不会长记性。”nichkhun的脸冷冷的像是在生气。
顾影心里一凛,认识nichkhun以来她从未见过khun阴沉着脸,有些被吓到的她无措地看向佑荣,那孩子无声的给了她一个变形的微笑,“嫂子去忙吧,别管我和哥了,我肚子好饿呢,真想尝尝嫂子的手艺。”
顾影对着他吐了吐舌头调皮的一笑掩饰了尴尬,退出了房间将有些冷了的菜重新热了一遍,nichkhun才搀着佑荣出了房门。

晚餐的气氛有些压抑,nichkhun的脸色一直不是很好,顾影瞄了瞄阴沉的丈夫,向着正泰然自若吃着晚饭的佑荣眨眨眼,示意他看nichkhun那张拉长的脸。
“khun哥,你笑一笑嘛,这样吃晚饭我会消化不良的,都不能好好品尝嫂子的手艺。”佑荣撒娇道。
“就是嘛,也不知道在发什么脾气。”顾影也帮腔,同时夹了一个大鸡腿给佑荣,“佑荣来咱们家的第一顿饭你就阴沉着脸,摆给谁看的?”
“嗯昂,哥的脸本来就长,现在看起来更长了,难道是哥不欢迎我住这里啊?”
“瞎说什么。”nichkhun的脸色缓和起来,顾影见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说起来嫂子的手艺可真不是盖的,这辣炒鸡做的真好吃,最喜欢吃辣炒鸡了。”
“真的吗?”被夸奖的顾影彻底忘了刚刚压抑的气氛,笑得见牙不见眼,一个劲儿地给佑荣夹菜,“这是khun今早特意去买的新鲜鸡肉呢,喜欢就多吃一点,以后我多做给你吃。”
“khun哥娶了嫂子可真是有福气啊。”
“那可不是。”顾影得意的皱着鼻子向nichkhun示威 ,得到nichkhun尴尬的回应之后便和佑荣笑成了一团。

张佑荣是个宅男,他是个自由职业者,给杂志社写写稿子画画漫画什么的,也组了个乐队,成员们顾影大多认识,交际圈子简单纯粹。
nichkhun 却是个典型的事业为重的男人,每日每日忙得昏天暗地,自从结婚以来,顾影也只有晚上吃饭的时候才能见到他。这甜蜜温馨的时刻往往需要一整天无聊的等待来换取。佑荣来了之后,顾影感觉自己像是跳过了怀孕育儿阶段提前得了一个懂事可爱的儿子,每天的等待都变得有意思起来,家里也有生气了许多。
佑荣会陪她去超市买菜,也会帮顾影试菜,作为nichkhun最疼爱的弟弟,他比顾影更了解nichkhun的口味。听了佑荣的建议之后,顾影准备的晚餐显然更得丈夫的心,只要没有非去不可的应酬,nichkhun都会早早回家等待享用妻子精心炮制的晚饭。
佑荣会和nichkhun吵架,生气了就把房门一甩谁也不理。起先顾影还被两人的争吵吓到过几次,渐渐地她学会了在这样的争吵中寻找乐趣,比如说nichkhun被气得要死却无从发作的脸,急速起伏的胸膛,突然爆发的大喝,再比如说最后服软的语气,讨好的表情。
看着这样有着真实情绪的丈夫,顾影真的很羡慕佑荣。
nichkhun对她不是不好,只是太过于相敬如宾。也许他们算不上太熟吧,虽说是夫妻,认识到现在也不过半年而已,顾影无奈地想。

今天又是佑荣的乐队练习的日子,只有顾影一个人在家,显得有些无聊,把新买的杂志翻了个遍,厨房里的汤已经咕嘟咕嘟地炖了好几个小时了,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7点钟,两个人却都还没回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应该习惯了的等待变得漫长起来,“呀,看来我已经习惯了佑荣在家陪着的日子呢。”顾影心里想。
“嫂子,我回来了!”佑荣元气满满的招呼声唤回了顾影的神智,她笑着走过去帮佑荣脱掉还带着雪花的外衣,顺手整理好小孩被帽子压变形的头发,像个真正的妈妈。
面对顾影温暖的笑脸,佑荣却怔住了,眼圈突然湿润起来,吓了顾影一跳。
“怎么了?在外面受气了?”
“没有。”佑荣揉了揉眼睛,抬头又是灿烂的微笑。“只是觉得嫂子太好了,像我妈妈似的。”
“傻小子,长嫂为母不知道吗?乱感动什么。”顾影捏了捏佑荣冻得通红的小脸儿,转身去为他将外衣挂好。
“嫂子,对不起···”
张佑荣的声音很轻,轻的顾影根本就听不到。
nichukhun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家里的两人都已经处在饥饿和绝望的边缘,看见nichkhun进门,佑荣欢呼一声就奔进了厨房端菜摆桌。看着他那猴急的模样,夫妻俩都宠溺地笑弯了眼。

“哥,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佑荣一边扒着饭一边说。
“什么事?”
“灿成说已经帮我找好了一间房子,我想收拾收拾这两天就搬走,不能总在这里打扰你和嫂子。”
nichkhun“啪”地一声摔了筷子,惊得佑荣和顾影两个人都停下了动作。
顾影看着丈夫像是要喷出火来的眼睛,连原本想要挽留的话都说不出口,反观佑荣倒是淡定,像是早就料到了nichkhun的反应。
“你这是和我商量么?房子都找好了,还有和我商量的必要么?”
“我···”
“你什么你,你有把我放在眼里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nichkhun根本不给佑荣说话的机会,“为什么你总是这个样子,像个小孩子一样任性,一点也不为别人考虑!”
“任性的人是哥才对吧!”被nichkhun一顿抢白,佑荣也有了火气。“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的人明明就是khun哥你!你有没有为我想过,为嫂子想过,哥真的很自私你知不知道!”

“张佑荣,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nichkhun一把抓住佑荣的领子将他从座位上提了起来,强迫佑荣直视他的眼睛。佑荣挣扎不开,面对暴怒的nichkhun明显有了惧意,却还是倔强地吼着“我说我要搬走,我再也不要和你住在一起了!”
“我不准!”
“你凭什么不准,你敢说你凭什么不准吗?你要是能说出个理由我就不走!”
nichkhun的眼里有了闪躲,却仍是没有放手。
“我是你哥,你就该听我的。”
“省省吧,哥?”佑荣冷笑,“我有亲哥,还用不着你来操心。”
nichkhun突然就没了语言,顾影仿佛看见nichkhun身上那股无形的火焰瞬间就消融了下去。
佑荣甩开nichkhun的手,气呼呼地回了房。
nichkhun瘫坐在椅子上,仿佛了累极。顾影安慰地将手覆在他的手上,nichkhun反握住了她的手,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顾影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什么会如此的生气,见惯了他们之间玩笑似的吵闹,却没有见过nichkhun如此真实的怒气。他们的争吵中有些她弄不懂得东西,心里却隐约有个声音告诉她,她其实并不想懂。

 

不知道过了多久,nichkhun突然起身抓起外套,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正期待解释的妻子,只说了一句“好好劝劝他”便出了门。
顾影面对着一桌的残羹冷炙,心里像是有一团理不清的乱麻,她不知道事情怎么就会到了这一步。原本温柔的像是天使一样的丈夫近两个月来频繁的火气让她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心下有了茫然。
叹了一口气,顾影强打起精神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给自己打气,她相信总有一天她能够看到一个真实的完整的nichkhun,直到他愿意向她坦承一切的那一天到来之前,她愿意给他时间。
打开佑荣房间的门,那孩子正趴在床上,肩膀抽搐着,发出像幼兽呜咽一样的声音,哭的正伤心。听到有人开门进来,看也不看地吼道:“滚开!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这么讨厌我吗?那我走好了。”顾影好笑的摆出无奈的表情,果然还是个孩子啊,怪不得nichkhun这么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住。
“不是的不是的!”听到是顾影的声音,那孩子急忙爬了起来胡乱抹了一把脸,连叠声的解释,生怕惹了顾影不高兴。“我没有讨厌嫂子,真的没有!”
“我们佑荣啊,果然是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嫂子,我已经22了!”
“都已经22了还这么任性,跟哥哥顶撞,还摔筷子走人?”
“明明是khun哥他……”佑荣没了语言,原本眼睛里噙着的泪水朴扑簌扑簌得往下掉,委屈的像是被抢了糖的孩子。顾影坐到佑荣的身边,安慰地拍拍他毛茸茸的脑袋。
“我知道,今天是nichkhun他不对,他不该发脾气。可是佑荣是这么善解人意的弟弟,怎么也跟他置气呢?真的那么想走吗?是我对佑荣不好吗?”
张佑荣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只能胡乱地摇着头,想要擦干脸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完。顾影见他原本就有些肿呼呼的眼睛越发的肿得像馒头一样了,疼惜地取来面纸为他拭干眼泪。
“嫂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真的···”
“佑荣不要走好不好?留在家里陪着我和khun一起?一直等到我们佑荣完全长大了,长成一个可以担当的男人的时候,再和一个佑荣愿意守护的女人一起离开。那时候再走,好不好?”
“可是嫂子···”
“别说可是了,你和khun生气不愿意理他,难道连我也不想理了么?”顾影佯装生气。
“不是的,不是的!嫂子对我这么好,我只是觉得我不值得,不值得你对我这样的好,不值得的。”佑荣张大哭肿的眼睛急解释。
“傻瓜!”顾影揉揉佑荣的头发,“这么好的弟弟,怎么会不值得呢?”
“我不是个好弟弟的。”张佑荣看着顾影宠溺的笑,神色凄楚起来,眼光中像是藏着顾影看不懂的心事。顾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么单纯的孩子,到底是谁能忍心带给他这么烦恼呢?
“姐姐,我可以叫你姐姐么?”张佑荣收拾了泪水小心地问道。
“当然可以啦,以后我就是佑荣的姐姐,佑荣是我一个人的弟弟,我们都不理那个坏蛋khun,好不好?”
“姐姐?”
“嗯?”
“姐姐!”
“嗯。”
“姐姐~”
“佑荣啊,就当留下来陪着姐姐,其实姐姐一个人在家,也很寂寞呢。”
“嗯。”张佑荣轻轻地点点头,他看得出顾影落寞的表情不是作假,这落寞有几分是自己给的,又有几分是nichkhun给的呢?
“姐姐,对不起。”
“傻孩子,老说什么对不起啊。”

第二天一早顾影醒来的时候,大床的左边整齐而冰凉,nichkhun一夜未归。
还没来得及为结婚以来丈夫的第一次夜不归宿感伤,神清气爽的丈夫就推门而入,手上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估摸着你也快醒了,我做了早餐,顺便给你倒了一杯热牛奶。”
顾影接过牛奶慢慢啜饮,nichkhun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也让她不知怎么开口询问。nichkhun却看出了妻子的心事,坏心地笑。“怎么不说话,为我昨天夜不归宿生气了?”
nichkhun环抱住妻子,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牛奶,顾影仍是闷闷地不说话。
“小气鬼!”nichkhun捏捏顾影的鼻子,“昨天心情不好出去喝了点酒,回来的时候见你已经睡了,怕打扰到你,就去佑荣房间挤了一晚。”
“那你就不怕打扰人家佑荣啊?!”顾影这才开了口,口气还是酸酸的。
“佑荣那小子怎么一样,睡起觉来打雷都不醒,我们在一起混惯了,不妨碍的,乖,快起来吃早饭吧。”
nichkhun放开顾影先往门口走去,却被顾影拽住了衣摆。
“khun?”
“怎么了?”nichkhun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疑惑的小妻子,阳光洒了一床,左半边冰冷的床铺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我们是夫妻,夫妻才是最亲的人是吧?”
nichkhun愣了一下,旋即绽开了一抹微笑,揉乱妻子的头发,宠溺地说:“那是当然。”
顾影咬了咬下唇,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开口道:“以后,不用怕打扰我的,我是你的妻,不是吗?”
“傻瓜,我知道了,你是我的妻,我知道的。”
nichkhun的回答更像是一种叹息。
顾影想要叫佑荣起床吃早餐,被nichkhun制止了,他说那孩子昨晚也是折腾了大半夜才睡,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好了。顾影只得作罢。
吃完早餐,nichkhun照常去上班,顾影趁着天气好开始了大扫除,忙到中午的时候,只剩下佑荣的房间还没有清理了,肚子也饿得咕咕叫起来。这才想起来佑荣还没有吃过早餐,一觉睡到了现在。
“佑荣啊,佑荣?”顾影敲了敲门,房内却无人应声。顾影一下子慌了,一扭门把,发现门没有锁,便闯了进去。
房间的窗大开着,清冷的风鼓荡着厚重的窗帘,偶尔透进几缕阳光。顾影便凭着那微弱的光线看到了床上裹得像蚕蛹一样的那孩子,通红的脸,灰白的唇,身子还在不停的颤抖。
顾影急了,连忙俯身去查探他的体温,果然是烫的吓死人。
“佑荣啊,佑荣你醒醒?”顾影轻拍着张佑荣的滚烫的脸颊,那孩子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见是顾影,便又要睡过去。
“佑荣你别睡了,烧成这样是要去医院的,快点起来啊,快点。”顾影推了推已经烧迷糊了的佑荣,见那孩子不动,伸手就要去扯他身上裹着的被子。那孩子却像是受惊了一样突然醒了过来,扯紧了被子把自己裹得更严,整个人缩到了床头去。
“我没关系的,让我睡一下就好。”
“怎 么会没关系呢?都不知道你烧了多久了,别任性,快跟我到医院去。”顾影急了,口气也冲了起来。那孩子却给她来了一个相应不理,不管顾影怎么说,只是裹着被子缩成一团。顾影没了办法,只能给nichkhun打电话,说了佑荣的情况。正在上班的nichkhun急急请了假,飞车赶回了家。





评论 ( 12 )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