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弟弟啊5 (IE年下)

小孩儿惊了。

为什么在那样一个时刻眼前会出现马振桓的脸?

他开始满脸懵逼地回顾自己和小马同志相处的细节,试图全方位多角度地寻找到问题的答案。

很快的,在他暗戳戳地观察了Evan一整天导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之后,答案变得昭然若揭。

被吓出一身冷汗的十七岁少年魂不守舍地早起洗床单。

再见到马振桓就像见了鬼一样。

这个吸人精血的妖精,艳鬼!

马振桓向他投来关爱智障的眼神。

该死,这个浑身充满魅力的家伙,不要再继续散发魅力了好吗?!

易柏辰想起两个人曾经同床共枕的那些日子,一股酥麻脱离意识控制地从尾椎骨窜到了头盖骨。

欲哭无泪。

他这么年轻,还只有十七岁,除了与年龄不相称的睿智与帅...

佳人曲(八)IE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好像写成了种田文。

户部的麻烦还没临头,工部尚书先领了差事,连日暴雪,城南棚户坍塌了大片,大批平民失去了容身之所,往城中寺庙及养济院聚集,虽是天寒不易爆发疫病,抢修工作也是刻不容缓。

天灾人祸,自古以来,天灾之后紧接着的便往往是人祸。天灾不可预测,可这人祸却是万万轻纵不得。

向熙帝急召了内阁及六部堂官在玉熙宫议事。

因皇后新丧,皇帝已有二十日不曾临朝,诸位阁员及六部中有几人许久不曾面圣,这一见之下,才发现小皇帝竟是清减了许多,一张俏脸上仿佛只剩了一双大眼睛,双目通红,瞧着颇有些骇人。

然而最让这帮肱骨重臣意外的却不是殿中这位憔悴的少年君王,而是坐在御座旁边,施施然喝着...

是弟弟啊(IE年下)2

和屁孩的同居生活开始不到三个月,Evan感受到了前二十年人生的颠覆。

身为独生子,在童年里偶尔寂寞无聊的时候,Evan曾经盼望过有个弟弟。

遇到易柏辰之后,他无比庆幸自己是个独生子。

起码他前二十年的人生是清静的。

后几十年?

别提,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因为从小生活在加拿大,除了回到台湾被老师上课点名的时候,Evan很少听到有人叫自己三个字的全名。

几乎是没有。

刚开始屁孩叫他马振桓,他是觉得别扭的,有时候甚至需要反应一下才能意识到他在叫谁。

现在,他听到小孩儿叫Evan他整个人都方了。

无事马振桓,有事叫Evan。

每一场以“Evan”开头的对话都是套路的开始,以至于现...

是弟弟啊(IE年下)1

Evan觉得自己年纪轻轻可能就要患上偏头痛了。

听着小孩儿在电话那头乌哩哇啦地轰炸,他左半边脑仁儿嗡嗡直响。

“ok,Popo,你冷静一点,慢慢说好吗?”

“冷静?你叫我冷静?ok,马振桓你是不是根本没有在听我讲话?”

“我有在听,有在听。”

“那—你—叫—我—怎—么—冷—!静—!”前方音量高能,可惜完全没有高能预警,小孩儿的低音炮吼起来冲击力十足。

“popo,”Evan苦笑,“哥好像耳鸣了。”

“马振桓你真是又老又笨唉!”暴走哈士奇怒挂电话,终于还了Evan一片清静。

所以,难道,不就是,斗牛的时候对方使了阴招,自己这边还出了一个叛徒吗?

这热血的青春啊,真是让人怀念。...

佳人曲5(IE、Tevan、晨熙)

4很早发了后来改过,如果觉得情节接不上的可以再把4翻出来看看,嗯,从这里开始搞事情了。但是以我的智商,觉得这个搞事情的部分可以不用期待。

出了正月,天气开始回暖,小侯爷的脾气愈发阴晴不定起来,十日里有八九日把小将军赶在门外值夜,过了大夜才许人进房门。

饶是小将军自幼身强体健,到底是经历了大伤初愈,这样折腾了几道,终是染了风寒卧床不起了。马振桓反倒是松了一口气一样,传太医诊视之后,便日日守在床边衣不解带地伺候粥药。易柏辰被他这几日忽冷忽热的态度伤了神,夜里总是睡不安稳,病情亦是反复不定,去如抽丝。

立春前一日,连皇后突然发作,痛了整一日夜,几乎拼了性命方才诞下了一名皇子,谁知那婴孩才出了娘...

佳人曲4(IE、TEvan、晨熙)

新婚不过十日,向熙帝传旨召天玑侯入宫伴驾。
易柏辰想起新婚之夜,铁青了脸色不许。
马振桓拍了拍他的脸蛋要他乖,随后上了与旨意一同前来接人的马车。
小新郎气得不知如何是好,将后花园砍了个稀巴烂,实在是委屈的不行,眨巴着眼睛哭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翌日,亦是龙辇将小侯爷送回侯府,小侯爷下车时,脚步有些蹒跚。
卧室里,易柏辰三两下把小侯爷扒了个精光,红着眼睛数了一十九处痕迹不属于自己。
他委屈,便又抱着马振桓哭。
“小傻子,咱们侯府阖府的荣华富贵都系在你相公身上,你要是心疼我,往后少折腾点就是,旁的事,少想些。”
易柏辰一边哭一边摇头,眼泪直飞。
他伸手探了探小侯爷股间,已经是肿的一塌糊涂,揉了揉,便挺了进去。
“我不...

佳人曲3(IE、TEvan、晨熙)

无论如何,嫁入侯府的少将军是再无掌军的可能了。
马振桓还记得两年前向熙帝初初登基的时候,同他一起去看校场比武,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长大之后的易柏辰。
将将十五岁的少年,意气飞扬,耀眼得刺目。
他便想着,若是天玑侯府尚未败落,他原应也是这样的意气风发。
这念头在他心里疯长,是夜承欢,他问了陈向熙,他与今日校场夺魁的少年将军,谁更好些?
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在陈向熙眼里他自然是更好的,饶是他纨绔不堪,于他眼中也是顶好顶珍贵的。他爱他这一身皮相,恋他的冷清性子,自己越是不与他好颜色他便越是痴缠,总是这样。
可谁也没有问过他马振桓稀不稀罕这样的恋慕。
谁会真正在乎一个空有名号的侯府世子在想什么呢,皇家恩宠,怕是许多人八...

佳人曲2(IE,TEvan,晨熙)

因为马振桓突然叫出的那声“易恩”,向熙帝离开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半点看不出霸占了别人洞房花烛夜的得意。
易柏辰的脸色自然也是不好。
呆坐了一夜,天将拂晓的时候,少年艰难地挪动步子来到喜床前,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新郎。
他原来竟是知道自己的小名的。
男人趴伏在大红的喜缎上睡得正沉,一头青丝散乱在蜜色的肌肤上,稍稍掩盖了满身的青紫斑驳,喜被只搭住了他细窄的腰腹,床沿边的那只修长的腿上有一道肉眼可见的淡白色的疤痕,应该就是秋狩时受得伤。
纵使是睡着,易柏辰依旧能感觉到这具身体仿佛一段慵倦的柳枝一般透着疲惫,心里莫名有些怜惜,虽然明知这人就是毁了自己一生的罪魁祸首,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了。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男人腿上...

佳人曲1(IE、TEvan、晨熙)

十几年前天玑侯到底是叛乱被斩还是为乱军所杀已是一桩悬案,只知天玑一门三百八十余口一夜之间几乎被全数屠尽,阖府上下仅保全了一个稚龄世子,由辅国将军易澜带回长安,承恩帝收为义子,自小便与太子向熙养在一处。

天玑侯世子马振桓,姿容既好,神情亦佳,却是长安城里顶顶尴尬的存在,失去了家族势力的侯府世子就像是一尊被捧在皇家手心里的玉娃娃,只要那双手轻轻一松,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他是太子向熙放在心尖尖儿上的宝贝,逢迎拍马者趋之若鹜。

可他既无才情又无韬略,是个太子东宫里养着的矜贵宠物罢了,不屑一顾者亦不在少数。

虚假的笑脸马振桓见得多,高傲的轻慢他也见得不少,原本的谦谦公子端方如玉,渐渐长成了阴郁古...

太阳,星星和月亮6(IE、Tevan)

“也有很多次我想要放弃了,但是他在我的身体的某个地方留下了疼痛的感觉,一想到它会永远在那儿隐隐作痛,一想到以后我看待一切的目光都会因为那一点疼痛而变得黯淡了,我就怕了。爱她,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暴雨,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赖以生存的空气,

你是我难以忍受的饥饿。

你永远不知道,我的爱人,

你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也许是男人的到来缓解了他情绪上的焦虑不安,低烧不药而愈。少年此刻的心情,就是那个为爱情而偏执疯狂的男主角,他念出这段台词的时候满含深情地盯住了台下的俊美青年,眼神里的挣扎苦痛入...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