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曲4(IE、TEvan、晨熙)

新婚不过十日,向熙帝传旨召天玑侯入宫伴驾。
易柏辰想起新婚之夜,铁青了脸色不许。
马振桓拍了拍他的脸蛋要他乖,随后上了与旨意一同前来接人的马车。
小新郎气得不知如何是好,将后花园砍了个稀巴烂,实在是委屈的不行,眨巴着眼睛哭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翌日,亦是龙辇将小侯爷送回侯府,小侯爷下车时,脚步有些蹒跚。
卧室里,易柏辰三两下把小侯爷扒了个精光,红着眼睛数了一十九处痕迹不属于自己。
他委屈,便又抱着马振桓哭。
“小傻子,咱们侯府阖府的荣华富贵都系在你相公身上,你要是心疼我,往后少折腾点就是,旁的事,少想些。”
易柏辰一边哭一边摇头,眼泪直飞。
他伸手探了探小侯爷股间,已经是肿的一塌糊涂,揉了揉,便挺了进去。
“我不喜欢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皇上也不行,谁都不行。”
马振桓累极了,再没有心情去哄他,只任由他胡来,人却快要睡了过去。
易柏辰又心疼又生气,弄得狠了,惊了小侯爷的睡意。小侯爷恼了,推开他一脚踹下床去。
“滚!”
小新郎成了一只光着屁股的弃犬,对着小侯爷一边哭一边自渎。
马振桓睡得很沉,易柏辰试探地叫了他几声也不见有反应,便小心翼翼地爬上床去,又小心翼翼地揽住了爱人的腰肢。
他是天玑侯府明媒正娶的妻,理所应当有睡在他身边的权利。
若他仍是能掌兵权,断然不会让人染指他半分。可若他仍是能掌兵权,也就没了睡在他身侧的资格。
小新郎万分惆怅,久久不能安眠。

算算日子,大婚之前,易柏辰刚刚过了十七岁的生辰。要是在那些对子弟娇宠纵惯的人家,这样的年纪还算得上是个孩子。

马振桓也拿他当个孩子逗,他也可算是明白了陈向熙调教他的乐趣,比之自己的性格乖戾,易柏辰更是听话乖觉,自然是让他无一处不舒心的。马振桓是个富贵太平侯,易柏辰原是三品武将,现今算得个一品侯夫人,二人无召皆可不上早朝,便成了朝中唯二的富贵闲人。除了小侯爷偶尔需要入宫伴驾这点子烦心事儿外,怕是没有谁比这两口子更加清闲自在。

自古道温柔乡是英雄冢,小将军又是个少年心性未见识过什么风月历练的,一颗心给了那美貌倾城的小侯爷,便任他拿捏揉搓,将凶狼驯成了忠犬。年三十儿的宫宴上,易澜见自己原本一杆银枪样儿英姿飒爽的儿子笑得一脸憨气跟着那小侯爷寸步不离,心头千回百转皆不是滋味儿,只得目不斜视,全作不见。

每年除夕,召集皇亲近臣一同宴饮守岁,是大盛朝的惯例。

帝后尚未露面,大殿上的氛围甚为轻松,众臣三三两两寒暄在一起,一眼看去便分出了亲疏远近,只天玑侯与小将军周身清冷。马振桓向来是习惯了这样的疏远冷落,倒不觉如何,反倒是小将军想起去年随父亲入宫时,身边这人也是这样孑然无依,不免了心疼,忍不住去拉了他的手。

相比于他手掌宽大,马振桓的手很是精巧秀气,十指纤纤如瑶柱一般,被他握在手心里,温凉如玉。

小侯爷转头冲他一笑,小将军只觉一缕情丝摇人魂魄,竟是绝美近乎妖。

这一笑恰被刚刚迈入大殿的向熙帝看在眼里,原本一脸喜气洋溢瞬间面沉如水,见他如此,连皇后亦是心中一叹。

待帝后入席,群臣祝酒,易柏辰方才发现连皇后已经显了孕相,宽大的凤袍也遮不住大腹便便。见他怔愣,马振桓侧身与他耳语,按太医院的诊断,连氏春分时便要临盆了,十有八九是个皇子。

大盛朝即将迎来一个有着卫国公血脉的嫡皇子。

易柏辰隐约不安,看了一眼父亲,大将军面上古井无波,但凭他对父亲的了解,他知道他对这个皇子的到来亦是不喜。小将军虽与这波云诡谲的官场涉入不深,也知道卫国公府权倾朝野,又素来党同伐异,是朝中极不安稳的一个变数。

“想什么呢?”马振桓缓缓呷酒入喉,酒香醇酽,暖人脾胃,“你当上面的那人是纸糊的老虎吗,呵,虎毒尚且不食子。”

最后半句话几乎同酒一起咽进了喉咙里,低到坐在身边的小将军都没听见。

不过没听见又如何呢,这是他与身边人同过的第一个除夕夜,旁的事情且留到旁的时候去操心吧,此时此刻确没有什么比他的小侯爷更重要了。向熙帝目光灼灼,小侯爷却始终未瞧他一眼,饶他是高高在上的君王也无光明正大伴与他身边的资格,但是他易柏辰有。

思及此,小将军一忽儿不由自主地得意起来,执了酒杯向那玉人儿频频劝酒,马振桓知他心思,故意不肯,直逗得小将军撒娇耍赖许下恁多蜜语方才饮了几杯。

向熙帝差点气伤了心肺,草草结束了宫宴放群臣回家团圆。易柏辰自是雀跃,缠了马振桓一路跟着易澜返回了将军府,沈清蓉正带着孩子们守在暖阁里,得了易澜父子三人回府的消息,原本正在打瞌睡的柏寅和柏未欢呼着迎了出去,柏未直接扑进了大哥怀里,柏寅到底是大些,没忘了先与马振桓行礼问安。

沈清蓉抱着小女儿茯苓倚在门边等候,笑容安恬,映着屋内透出的烛光,让马振桓觉着眼睛生疼。

“桓儿。”

当年就是这妇人一副玉塑的观音模样让他安了心,如今再看,只觉得遍体生寒,毫无暖意。

然而他也不再是那个天真可笑的五龄稚童了。

母亲,你到底还能这样笑多久呢?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