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曲3(IE、TEvan、晨熙)

无论如何,嫁入侯府的少将军是再无掌军的可能了。
马振桓还记得两年前向熙帝初初登基的时候,同他一起去看校场比武,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长大之后的易柏辰。
将将十五岁的少年,意气飞扬,耀眼得刺目。
他便想着,若是天玑侯府尚未败落,他原应也是这样的意气风发。
这念头在他心里疯长,是夜承欢,他问了陈向熙,他与今日校场夺魁的少年将军,谁更好些?
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在陈向熙眼里他自然是更好的,饶是他纨绔不堪,于他眼中也是顶好顶珍贵的。他爱他这一身皮相,恋他的冷清性子,自己越是不与他好颜色他便越是痴缠,总是这样。
可谁也没有问过他马振桓稀不稀罕这样的恋慕。
谁会真正在乎一个空有名号的侯府世子在想什么呢,皇家恩宠,怕是许多人八辈子也修不来的福分。何况陈向熙十成十地继承了他太后姨妈的美貌,若论长相,于他是半点不输的。
说起来,他和陈向熙竟还是表兄弟,真真是可笑。他那泥塑似的姨妈冷眼看着他们兄弟相奸败坏伦常,连一句提点的话都没有。
他在这宫里被当个玩物似的养大,自己的嫡亲姨妈都依靠不得,还能倚靠谁呢?
他还能怨谁呢?
怨那个父母双全,姊妹可亲,成长得无忧无虑的少年吗?
是了,那就怨他吧,既然怨不得别人,那就怨他吧。
折断他的双翼,毁了他的梦想,把他圈在这个牢笼里陪着自己,然后让世人都瞧瞧,幸福是多么容易被毁灭的一件事。

易柏辰的挣扎抗拒总能在马振桓的温柔可亲面前化成全然的驯服,他的笑容将他这十几年来为了征战沙场建功立业而下的苦功全都一笔勾销了,偏他还觉得甜蜜。
侯府里没有长辈,新婚燕尔,马振桓便如吸人精血的妖精一般勾得少年与他胡天胡地,半刻也分不得。只要易柏辰稍稍露出颓丧的神情,他便亲的他意乱情迷再无暇去想,不过三日,一个英姿勃发的马上将军就被他调教成了只想着提枪上“马”的床上将军,整颗心全挂在了他身上。

三朝回门。
马振桓穿着朝服,这人在外人面前向来是端庄自持的。易柏辰站在他右后侧半步远的地方,眼神不由自主地瞟向他束了腰带的劲瘦腰身,以及被宽袍掩盖住了的翘臀,心猿意马。
二人规矩地拜见了易澜夫妇,敬茶之后,马振桓在右上首落座,笑眯眯地看着易夫人,叹了一口气,竟似感慨万千。
“十多年了,将军府景致仍是未变,本侯亦是许久未听到母亲唤我一声桓儿了,倒叫人十分想念。”
一句话让易夫人猛的煞白了脸色,易澜神情亦是不虞。
她想起来当年还只五岁不到的小世子同她一起守在摇篮旁,问她,蓉姨,往后桓儿是不是就可以住在将军府同弟弟一起学武了?她当下应承了是,可当承恩帝要将马振桓接进宫中去的时候,她因怕惹上天玑侯府这个麻烦,半句都没有争取。
没想到他还记得,谁能想到一个不足五岁的孩子竟然还会记得?
“母亲,侯爷可是少时来过府中,我怎么不知?”他这没头没尾的话让易柏辰听得一头雾水,莫非侯爷自小便与将军府相熟?是了,他原是连自己的小名儿都知道的。
“我未入宫前于将军府借住过些时日,那时你尚在襁褓,自然是不知道的。”马振桓牵了易柏辰的手笑答,易夫人却从他强调的借住二字上听出了怨恨。
罢了,竟然真是冤孽。
“桓儿,许是老天也觉着天玑侯府与我们将军府有缘分吧。如今你和易恩成了亲,便也是我们的孩子,往后将军府自然也是你的家,就不要客套了。”
“母亲说的是。”
马振桓笑着应和,笑意却未达眼底。
而今良心发现,不觉得太晚些了吗?

评论 ( 17 )
热度 ( 44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