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曲1(IE、TEvan、晨熙)

十几年前天玑侯到底是叛乱被斩还是为乱军所杀已是一桩悬案,只知天玑一门三百八十余口一夜之间几乎被全数屠尽,阖府上下仅保全了一个稚龄世子,由辅国将军易澜带回长安,承恩帝收为义子,自小便与太子向熙养在一处。

天玑侯世子马振桓,姿容既好,神情亦佳,却是长安城里顶顶尴尬的存在,失去了家族势力的侯府世子就像是一尊被捧在皇家手心里的玉娃娃,只要那双手轻轻一松,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他是太子向熙放在心尖尖儿上的宝贝,逢迎拍马者趋之若鹜。

可他既无才情又无韬略,是个太子东宫里养着的矜贵宠物罢了,不屑一顾者亦不在少数。

虚假的笑脸马振桓见得多,高傲的轻慢他也见得不少,原本的谦谦公子端方如玉,渐渐长成了阴郁古怪喜怒无常的性子,面对太子向熙也常摆不出好脸色,十次求欢往往允不了一次。若是想要博他一笑,便是要某位看不起他的忠良臣子倒了大霉。他这样恃宠生骄,偏偏陈向熙愈发任他予取予求,竟是无不应承的。

以色侍人者,色衰而爱驰,加之自古皇家无情,长安城里多少人等着看他的笑话,马振桓不是不知,他是不在乎。

无根飘萍亦无挂碍,横竖便舍了这一身皮肉罢了,无甚可恼的。

直到太子十八岁大婚他也没有搬出东宫去,太子妃连氏亦要避其锋芒。待他二十岁及冠承爵,太子已然即位登基,便允他离宫建府。然而这位小侯爷一年里仍是有大半时间宿在正阳殿,始终盛宠不衰。

昏君佞臣,满朝文武忠良恨出了心血,可谁也不能拿他怎么着。

向熙帝二年的秋狩,天玑侯猎场遇袭奔马受惊,于密林里摔伤了腿,为易澜长子易柏辰所救。少年拼尽全力击退了刺客,背着马振桓在林中奔波一夜,方才遇上了前来救援的御林军。

向熙帝见到马振桓时,那美人仿佛了一株被雨打过的海棠,一袭白衣上尽是血污,嘴唇青白眸色清冷,委顿在白袍少年的怀里,看得他心头一恸。

易柏辰将人交到向熙帝怀里方觉出力竭,竟是瘫坐在地再也动弹不得。

那位美艳矜贵如同白雪塔一般的小侯爷将视线越过向熙帝的肩头,盯着他看了许久,直到被抱上龙辇方才作罢。

目光是十六岁少年看不懂的复杂,歆羡有之,恋慕有之,感激有之,憎恶,亦有之。

 

刺客已尽数伏诛,向熙帝仍是雷霆震怒,下令彻查。

其实比起易柏辰腹部的剑伤,小侯爷伤得并不沉重,但看在向熙帝眼里便是要了命一般,不仅要太医院日夜轮替,连他本人都守在正阳殿里不再临朝。

“陈向熙,我想娶妻了。”

向熙帝正在喂药的动作不由一滞,半晌才应了一声好。

“我要易澜的嫡长子,易柏辰。”

容貌昳丽的少年君王铁青了脸色,忍了又忍,最终拂袖而去。

大盛朝男男嫁娶并非没有先例,可易柏辰是他看中的继任虎贲中郎将,是辅国将军府的嫡长子,他这要求,便是要他大盛朝自断一臂。更何况,他看中的不是哪家女子,却是个英姿勃发的少年将军,他又怎能忍受得了自己的禁脔与那朗目如星的少年成就伉俪,倒凤颠鸾。

马振桓对皇帝的怒气恍若未觉,只自己端了碗喝了药便安然入睡。半夜里,被喝得烂醉的小皇帝弄醒,强迫承欢。因陈向熙吃了酒后下手不知轻重,情热之际难免鲁莽,小侯爷刚刚接好的断腿又错了位,疼得直冒冷汗,却一声未吭。

向熙帝逞欲一夜,翌日醒来,便见马振桓苍白了脸色面无表情地看他,直看得他心里发慌。

无话,拟旨,赐婚,引得满朝哗然,向熙帝以霹雳手段一力镇压。

易澜恍若被五雷轰顶,易家世代忠勇,为大盛朝拓土开疆的功勋不说,长子为救那祸国妖侫至今重伤卧床,却换来这般羞辱。早知如此,他当日便将那稚子弃于火海不顾,谁知一时慈心带回来的竟是如此报应?

大将军目眦欲裂,却不得不跪下接旨,易家当不得一个“功高震主”。

 

圣旨定明了婚期,十一月初九,伤势刚刚痊愈的易柏辰像是被剪了翅膀的小鹰一般塞进了侯府前来接亲的花轿。易夫人哭晕了几回,易澜亦始终摆不出好脸色来面对马振桓,草草敷衍便将一对新人送出了将军府。

这一代天玑侯无父无母,向熙帝便坐了主位,新人三拜,府中宾客脸色各异,也无人敢哄闹,直接便入了洞房。

洞房花烛鸳鸯锦,芙蓉帐暖度春宵。

满腔抱负空折翼,易柏辰自然有十二万分的不甘,少年意气满心怨怼,若非他重伤初愈又服了散劲的汤药,只怕要将这洞房闹个天翻地覆。

然而见了小侯爷那张艳若芙蕖的脸,他心头又不能自持般小鹿乱撞,竟是忍不住对这洞房花烛期待了起来。

偏事不遂愿,将前厅敬酒的小侯爷扶回来的不是喜娘,而是向熙帝。

那君王竟在自己面前除了小侯爷的喜服,抱着美人走进屏风前,只给了他示威似的一瞥。

不知是否是药劲未退,易柏辰瘫坐在椅子上,动一动小手指都艰难。

从他那里可以看到喜床的床头,醉眼惺忪的小侯爷雌伏在皇帝身下婉转承欢,他能隔着屏风听到他细若箫管的呻吟。他那样死盯着看,眼睛里要冒出火来。不知什么时候,朦胧着醉眼一直无法聚焦的小侯爷也看到了他,便那样痴痴地看着痴痴地笑,仿佛正与他交颈缠绵的不是皇帝,却是眼前这位少年一样。

“易恩……”

他叫出了他的小名,易柏辰心头一震,陡然觉得满心满口全是酸涩,竟喀出一口心血来。

评论 ( 16 )
热度 ( 55 )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