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星星和月亮6(IE、Tevan)

“也有很多次我想要放弃了,但是他在我的身体的某个地方留下了疼痛的感觉,一想到它会永远在那儿隐隐作痛,一想到以后我看待一切的目光都会因为那一点疼痛而变得黯淡了,我就怕了。爱她,是我做过最好的事。”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暴雨,

你永远不知道,

你是我赖以生存的空气,

你是我难以忍受的饥饿。

你永远不知道,我的爱人,

你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也许是男人的到来缓解了他情绪上的焦虑不安,低烧不药而愈。少年此刻的心情,就是那个为爱情而偏执疯狂的男主角,他念出这段台词的时候满含深情地盯住了台下的俊美青年,眼神里的挣扎苦痛入木三分。

被他这样灼灼的目光压迫着,Evan感觉微窘,摸了摸鼻子,借着转头和林子闳搭话掩饰了尴尬。

“看来今年的最佳男主角又要花落南强了。”

“哪一年不是啊,不然是华冈吗?”

蝉联了三届最佳男主角的林社长已经在去年直升了本部大学,接拍的几部戏剧作品口碑人气都居高不下,俨然成了南强戏剧科的明星招牌。他说这话倒也不算是纯粹的狂妄自大。可Evan还是忍不住呛他。

“你们师兄弟的臭屁简直是一脉相承,也是南强特色吗?”

“只能说我们是帅得有志一同。”林子闳撇嘴,耸了耸肩表示就是这么帅实在没办法。正好台上最后一幕排练结束,林社长终于决定发话放人解散。

“ok,好了今天可以收工了,大家辛苦了,明天好好加油!”

话音刚落,大家全都肩膀一松纷纷做鸟兽散。

“学长再见!”

“好好休息,明天好好表现!”

 

男孩儿从舞台上一跃而下,两三步来到了两人面前。

脸上是求表扬的神态。

“Evan,我刚表演得怎么样?”

“最佳男主角,帅得不得了。”Evan夸奖得真心实意。

“只要保持你刚刚的状态,拿奖肯定没问题了。”林子闳也难得表示出对自家学弟的肯定。

“只要Evan到场给我加油打气,我肯定没问题的啦。”

“ok啊,那明天就让Evan跟着你们去,我就不用到场了就好啦。”林社长翻了个白眼。

“学长,”易恩见林子闳吃味,忙拉住他的胳膊把毛茸茸的脑袋凑过去作“大鸟依人”状撒娇,“你也很重要了啦。”

“你居然还敢给我加个‘也’字,难道我不是最重要的吗?易柏辰我跟你讲你等下完蛋了你。”

眼看两个人又要闹起来抬杠个没完,Evan只好出来打圆场,“好了啦,最重要是赶紧巴结好评审才对,晚上Dylan请客,你们要是谁抢着把单买了先,明天的评委熊老师一定会给个最高分。”

 

缘分的连结其实很奇妙,Evan和熊梓琪从小认识,两家家长关系一向很好,以往每年从加拿大回国都是住在他家。因为Teddy的事情跟家里闹翻了之后,完全是靠着熊梓琪的周济才撑了过来。Dylan是子闳的学长,子闳是易柏辰的学长,这关系七扭八歪的竟然画成了一个圈,把原本毫无瓜葛的人牵在了一起。

在车上的时候Evan给Teddy发信息报备行程,讲明晚上要和Dylan吃饭,斟酌了一下,顺带提了提子闳和易柏辰,问他要不要出门一起。所幸Teddy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新的陌生名字,只飞快地回复了一句“宝贝,可是人家已经在床上准备好了耶。”并附了一张非常诱惑的床上自拍照。

易柏辰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Evan的手机,立时黑了脸。

“Evan我头痛!”易柏辰突然躺倒在Evan腿上,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扮可怜。

“不是退烧了吗?怎么,还不舒服?”

“别理他,他是脑残而已。”正在开车的林子闳瞄了一眼后视镜,忍不住吐槽。

“Evan~”屁孩开始撒娇,“肯定是昨天没睡好啦,你帮我揉揉额头好不好?”

“拜托,易柏辰我快吐了,你当你三岁小孩哦。”

正使出浑身解数争取注意力的小孩儿根本没空理吐槽的司机,只顺着他的话装可怜装得愈发起劲。“Evan蜀黍,痛痛呼呼。”

“你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卖萌唉。”Evan被他的无敌狗狗眼打败了,认命地帮他揉起太阳穴和额头。指尖的温度和力度都刚刚好,小屁孩闭上眼睛享受暂时的小小胜利。

这场注意力争夺战的小小胜利果实真的非常迷你,小到下车之后就被消化得无影无踪了。

家里离Return更近,Teddy这个飙车王几乎是五分钟不到就提前到达了,穿着宽大的连帽衫站在门口,看起来像是一个混迹在酒吧后巷的流浪青年。

这是易柏辰和Teddy的第二次见面,Evan还是在Teddy怀里,笑得琴瑟和谐。

这是Teddy第一次正式认识易柏辰,两个人的相互寒暄让Evan有一种私房钱过了明路的解脱感,他其实并不太愿意有瞒着Teddy的其他人际交往,总觉得心虚。易柏辰的确和他投缘,可若是平常提起又显得太过刻意,怎么让Teddy接受这个弟弟的存在确实让他苦恼了一阵子。

“Evan和Teddy是一对。”林子闳怕学弟接受不良,悄悄提醒了一句。

易柏辰闷闷地回了一句“我知道。”

林子闳挑眉惊讶。

“看起来很般配不是吗?一对姐妹花。”易恩没好气地说。

听了他这话,林子闳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走在前面的两个人,确实都是比起英俊帅气用美丽精致这类词语来形容会更合适的人。

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黄伟晋常常说的那句“两个受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

评论 ( 13 )
热度 ( 36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