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我易恩宝出场,以天神降临之姿解救Evan美人,那可不可以连Teddy一起带走/(ㄒoㄒ)/~~

事情就这样用一种心照不宣的方式被摆在了台面上,Evan开始努力克服心结,Teddy却变得愈发疑神疑鬼患得患失,只要Evan不在他视线范围内,他就焦躁得难以自制。偶尔出现Evan漏接电话或者没回短讯的情况,Teddy就会发疯一样满世界找他,不管他是在上课,考试还是工作。

伟晋找Evan抱怨过,再这样下去,Teddy根本没办法继续正常的工作生活,可是找Evan有什么用呢,他自己的生活都被搅得一团糟,压力性肠胃炎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普通治疗根本不见效,让他不得不去求助心理医生。

或许他该带Teddy一起去看诊。

信任真的是一个很脆弱的东西,一旦被打破就很难再恢复如初。Evan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向Teddy保证自己不会离开,这渐渐变成他每日饭前祷告一样的习惯。Teddy看似也相信了他的许诺,会对他软软地笑着说晚安,可是次日一早醒来,却总是发现自己的手腕被身边的人牢牢扣在掌中,只要他微微一动,Teddy就会惊醒。

Evan的心里开始有了疲惫的怨怼,明明出轨的是他,犯错的是他,为什么自己要收到这样的禁锢和惩罚,而且日复一日,望不到头。

也许真的该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Teddy,我约了心理医生,你要不要去见见看?”早餐的时候,Evan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为什么要去看心理医生?”

“没有,只是觉得你最近睡眠状态不算好,不如去看看。”

“马振桓,你是觉得我有病是不是?你受不了我了是不是,约心理医生?你都已经约好了才问我要不要去见见看,你还有必要问我吗?不如你把我送到疯人院关起来岂不是更好,那就没人烦你啦!”

Teddy的反应很过激,面对他的无理取闹,Evan瞬间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上冲,他忍了又忍,最终一言不发地收拾餐盘进了厨房。这样的沉默更加刺激了已经濒临暴走的Teddy,他追到厨房去一把拽住Evan的手臂,Evan猝不及防,手上的盘子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地板上,落地开花。

Evan气得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

“马振桓,你这什么态度?”

“什么态度,就是你看到的态度,陈向熙,你到底闹够了没?”

“你说我在闹?”Teddy的表情是不敢置信。

“难道不是吗?”Evan挥开他的手,“你去翻翻看我的手机,昨天的五十几通通话记录,有整整五十通是你打来的,我们一共才分开了六个小时不到,五十通电话,你到底是把我当什么?我根本连你的一通电话都不敢漏接,因为我如果漏接,我马上会接到伟晋的电话,宏正的电话,风田的电话,甚至是连晨翔的电话,全世界人都在找我!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是正常的嘛?你觉得你不该去看心理医生吗?”

“我是……”面对Evan的突然爆发,Teddy有些语结,“我是因为担心你啊……”

“你担心我什么?是担心我的安全还是担心我现在过得还不够糟?陈向熙,明明犯了错的是你,我们两个当中明明犯了错的是你,你现在是要把我拴在你裤腰带上才会觉得安心吗?是吗?”

Teddy惨白了脸色,双唇嗫嚅着无法说出任何辩解的话。Evan似乎也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情绪爆发不知如何收场,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甩门而去。Teddy愣愣地看着地板上摔得四分五裂的瓷器碎片,眸子里一丝阴郁的光转瞬即逝。

马振桓,你说得对,只有把你拴在我的裤腰带上我才会觉得满意。五十几通电话,有五十通是我打的,另外几通是谁?你怎么可以还接到别人的电话?不过以后不会了,你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你从头到脚,不管是声音、思想还是味道,都只能是我的,只有我才能占有,别人休想分到一丝一毫。

晚上的时候,喝得烂醉的Evan被以纶和子闳送了回来,以纶一脸欲言又止,被子闳拽了一下,到底是什么都没有说,跟Teddy交代了几句,两个人就离开了。

“Teddy的脸色比鬼还难看,真是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搞的。”

“Evan有分寸的啦。”

“说的也是,认识这么多年,没见他有搞不定Teddy的时候。”想到这儿,王以纶觉得心里一松,一手搭上林子闳的肩膀开始哈拉今天学校里发生的八卦,啰嗦到林子闳一直翻白眼。

Teddy在窗边一直看着两个人开着车子走远,转身向躺在沙发上人事不省的Evan走过去。

乖乖睡吧,等你醒过来的时候,我们之间的所有问题都会解决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2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