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疯了,乱写一气

Evan隐约察觉到Teddy出轨了,天蝎座的细腻敏感让他对枕边人身上轻微的气味变化都无法忽略,然而,也是同样源自天性当中的隐忍让他选择了隐而不发。

直到那天同学聚会的时候,他从连晨翔身上闻到了莫名熟悉的古龙水味道。

他开始不自觉地追逐两个人互动的轨迹,好麻吉的模样装饰得很完美,但他就是能从两个人的目光相接当中看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暧昧。

后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去了洗手间,Evan都没有变了表情。

他只是一杯一杯的,不断地喝酒,越喝脑子越清醒。

包厢里群魔乱舞,大概除了Evan之外,没什么人发觉那两个人已经消失了大半个小时,就算发现了,也不会有人在意。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两小无猜也走到了尽头,Teddy重新坐回他身边的时候,身上的味道让他恶心得想吐。

美貌的青年眉眼间还带着慵懒的余韵,Teddy伸手接过Evan的酒杯一口喝下,转身去堵男人的嘴,把苦涩的酒液全哺进了Evan口中,接着深吻。

Evan被他整个压在了身下,强忍着恶心没有推拒,他知道Teddy没有喝醉,做出如此放浪形骸的举动,只能是刚刚爽过了头。

Dylan带头吹了一声口哨,众人面对惹火的现场版都忍不住发出欢呼怪叫,气氛越来越鼓噪,Teddy的手已经伸进了Evan的内裤里,整只手包住了半边臀。

看起来像是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Evan推开了Teddy,红着脸说要去一下洗手间。

人群爆发出一阵暧昧的哄笑,被留在原地的Teddy表情僵硬了一瞬,很快掩饰住了。

他清楚地知道两个人都没有勃起,他是因为刚泄了一次,可Evan呢?已经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他拒绝了自己明示暗示的求欢,是因为发现了什么吗?他明明掩饰的很好。

Teddy忍不住瞥了一眼连晨翔,那人的表情泰然自若,只是眼神晦暗不明。他承认自己没能经得住诱惑,可是他半点不想因为这种偷吃的行为影响到他和Evan的感情。对连晨翔是欲,对Evan是爱,他自认为分得很清。

Evan在厕所里吐得昏天暗地,胆汁都吐尽了还是觉得恶心,他原本酒量就浅,能够若无其事地走进洗手间就已经是极限了。

评论 ( 9 )
热度 ( 15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