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约者(锤基/瑟莱/兰博基尼)

入腐十数年,作为一个小透明在欧美圈各种吃粮,看太太写文各种欢乐自己却从没有动笔碰过欧美圈的cp(除了有一天突然抽风写了一个没头没尾的乡土剧),盖因为文风水土不服,感觉各种别扭。然而今年我要突破自己了,出于兰博基尼冷门cp的喜爱,多写写,多练练笔,文风这件事总是能克服的/(ㄒoㄒ)/~~

避雷:本文主cp为锤基,副cp瑟莱/密林父子,兰博基尼出没

ABO设定,世界观以中土为框架,cross over神域设定

虽然挚爱兰博基尼但是不能改我锤基/瑟莱初心

Chapter 1

鉴于Loki和Hela仿佛双生子一般的超高相似度,阿斯加德们从来没有质疑过仙宫小王子的皇室血统,哪怕他在成年之前分化成了神王家族有史以来的第一个Omega。

阿斯加德们奔走相告,普天同庆。

仙宫的掌上明珠分化成了一位珍贵的Omega,他的美丽与智谋将成为北方神域流传最广的诗歌,传唱于每一个阿斯加德人的口中,最终传遍整个中土大陆。

然而此时此刻,传奇诗歌的少年主角正窝在寝殿里哭鼻子。由于情绪过份激动,即使已经服用了抑制剂的小王子还是不可自制地散发出带着冰雪气息的霜淇淋味道,这让Thor完全不被允许靠近他的弟弟,相对的,Loki也不能通过捅他的蠢哥哥两刀来发泄情绪。

天啊,这真是糟糕透了。

Frriga将她钟爱的幼子搂在怀里,爱怜地为他拭去眼角的泪水,这个动作在小王子八岁之后可不常见,母亲的陪伴渐渐让Loki的情绪稳定下来,他将脸埋在母亲如同流动的月光一般的金发里,细细抽泣。

“妈妈,我再也不能成为一名勇武的战士了对吗?我刚刚失去了上战场的资格,永远的。”

少年的身躯矫健柔韧,他精于格斗和剑术,当然,小王子更擅长的是使用各种魔法,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一直以来坚信着自己能够成为和Hela和Thor比肩的战士。然后,就在他成年前夕的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夏夜,他的信念崩塌了。

他永远也不可能在格斗场上战胜Thor了。不,Thor根本就不会再和他比试,他连和他愚蠢的哥哥正面较量的资格都失去了。

这怎么能不让神伤心?

“Loki,宝贝儿,你应当正视你的天赋,你会成为阿斯加德最优秀的法师,如果你愿意,Omega的身份完全无法阻碍你成为一名传奇英雄,我的小蜜糖,关于这一点,我对你非常有信心。”

“谢谢你,妈妈。”Loki止住了抽泣,乖巧地回答。

尽管小王子脑海中依旧不断爆发着混乱的特大磁暴,恨不得马上将两年前顺利分化成Alpha的蠢哥哥捅个透心儿凉,他在Frriga面前永远是颗温驯乖巧的小蜜糖。

传奇英雄?在成为Frriga口中的传奇英雄之前,他很有可能会因为将各路自以为是传奇英雄的狂蜂浪蝶挫骨扬灰而成为一个史诗级恶棍。一想到那些将会投注在他身上的觊觎的眼神他就感到一阵恶寒,如果那些脑子里都塞满肌肉的傻大个儿们敢将那些烂俗的求爱招数用在他身上,他发誓,他,Loki Odinson,阿斯加德的小王子一定会让他们后悔得刻骨铭心。

不过首先,他要学会控制好这该死的,香草霜淇淋味儿的信息素。

 

Chapter 2

Thor认为自己是从那个夏夜之后人生被颠覆得最为彻底的人,他毫无理由地坚信这一点。

他仿佛从未发现Loki的绿眸是那样灵动多情。

他仿佛从未发现Loki的嘴唇像玫瑰花瓣一样馥郁柔软。

他仿佛从未发现Loki的皮肤如同冰雪一样白净剔透。

他仿佛从未发现Loki的腰肢仿佛细柳一般不盈一握。

他第一次发觉自己的弟弟竟是这样一位美貌绝伦的绝色尤物,他的鼻端总是那样似有若无地萦绕着Loki甜蜜的信息素味道。

这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他渴望接近他,又害怕接近他,仿佛他的弟弟是一件易碎的精致造物。金发王子的心在这渴望和惶然的交织之下饱受煎熬,他甚至有好长一段时间无法直视Loki那双美丽狡黠的绿眼睛。

这显然极大挫伤了小王子高高在上的自尊心,骄傲的小王子在承受了分化成Omega的打击之后无法再轻易原谅来自于自己蠢哥哥的无视。他选择用冷漠来应对,暗暗决心绝不主动与自己的哥哥交谈,即使在有十分必要的情形之下。

“Thor,你和Loki在闹什么别扭吗?”Sif对于以前像连体婴一样的兄弟俩突然变得形同陌路而感到疑惑,尽管她对于赢得几乎所有仙宫女侍喜爱的,神后的小蜜糖并没有什么好感,而Thor走到哪儿都不忘带上他的弟弟,这让仙宫四勇士为那个爱恶作剧的小王子当了上百年的受害者以及“背锅侠”。

“有吗?我和Loki?”Thor夸张的摊手,极力表现得自然,“我和我弟弟之间没有任何问题,当然,我们很好。”

他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脸上写着“天啊,sif发现了我的秘密”几个大字。

“不过,Sif,吾友,你觉得,我是说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和Loki之间闹了别扭?”

即使Thor天生并不善于察言观色,他也发现了Loki正在与他冷战,他不与他道早安,在用餐的时候也不与他交谈,在他终于压下内心的惶然,鼓起勇气邀请他去游猎的时候也冷漠无情地拒绝了他。

“你弟弟闹别扭的时候看起来就像一只负气的倔强小鹿,别告诉我你看不懂他脸上的表情,那上面分明写着Thor是个大笨蛋。”

“真的是这样吗?”听了这话的Thor失魂落魄,完全忘记要去掩饰自己和弟弟之间莫名的尴尬,“Loki生我的气了?可是我是何时惹他生气的呢?自从他分化成Omega之后,我们连话都没有说过几次,我是说,我弟弟变成了一名柔弱的Omega,我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对待他了,他那么柔软娇弱,他需要被保护,我不能将他置于任何危险之中……”

“Thor。”Sif试图用眼神提醒他注意背后,可陷入懊丧的语无伦次的大个子完全没有接收到她的暗号。

“他就象只楚楚可怜的小动物,我怕我一碰他,就会坏掉……”

“我亲爱的哥哥,你在说谁柔软娇弱,又是谁楚楚可怜呢?”Loki的脸色阴沉如水,手里的匕首干脆利落地捅进了Thor的腰侧。

Sif说的没错,他的弟弟的确是生气了,气得还不轻。

 

Chapter 3

在Thor伤愈之前,Odin作出了一个让兄弟俩都十分震惊的决定。

神王快速却绝不草率地为他的幼子缔结了婚约。

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有缔结了婚约的Omega才能免于各方势力的抢夺,加诸在Omega身上的婚约是他强有力的护身符,他从此可以自由往来于四方而免遭强迫。

而Loki认为这项婚约毫无必要,他自信有足够的能力让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到达任何自己想去地的地方,但他找不到理由来反驳。

小王子不得不承认,除非他发誓此生始终独身一人,否则他不会再找到一个比他的婚约者更加强大而美丽的alpha。而Odin和Frriga绝不会让他发下如此毒誓。

Loki的婚约者,是千石窟宫殿中的密林之王,伟大的庭葛与美丽安的后裔,欧瑞费尔之子,是中土最后的,也是唯一的精灵国王。他是一位英明睿智的帝王,是辛达族精灵当中的最美者,传说他白金色的长发上流动着的光辉仿佛银树泰尔佩瑞安上盛开的花朵,他所到之处,一切邪恶的黑暗的都会消褪无踪。

他是密林的春天,有着精灵和迈雅血脉的大能者,Thranduil。

哦,听听,听听这如果歌谣一般被传颂的“简历”,Thor甚至听到有人说他是星辰之母瓦尔妲最动听的一支歌谣。

Thor试图找到这桩婚约的漏洞。

“他已经三千多岁了,他有过妻子,他还有一个和Loki年纪差不多大的儿子。”Thor向Frriga提出对婚事的反对意见。

“精灵是不朽的,Thor,作为灰袍君主的后裔,Thranduil的血脉尊贵无匹。”Frriga面容慈爱地回应他的质疑,转头看向自己一言不发的小儿子,“Loki,你是否也对这桩婚约有疑问呢?”

“不,母亲,我非常信任和尊重您和父亲的安排。”

尽管他对于突然被订下婚约颇有些不满,但是既然Thor如此反对,他何乐而不为呢。

评论 ( 1 )
热度 ( 66 )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