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尾3(IE)

部分情节可能引起观众不适,但是谁举报我倒霉三年。

心理承受能力并不太好的就请不要往下看了吧,这是两个人在一起做了并不善良的事情。




易柏辰的种种行为都表明了,他需要一段时间来重新适应社会生活。

这是一个并不太令人舒服的过程,他用购物和马振桓来抒压,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购物袋,他不收拾,也不许马振桓收拾。他在垃圾场一样的房间里面把男人欺负到哭,然后戴上一张笑脸出门。

他几乎可以说是一个伪装情绪的天才,连最专业的心理医师都不能抓住他的把柄,他笑起来纯良无害不带一丝威胁性,只不过把所有的晦暗暴虐都留给了马振桓。

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天生的,他原本是个看上去聪明、迷人、坦率而开朗的男孩子,甜得像一颗蜜糖,清新得仿佛一颗初夏枝头诱人采拮的果子。他那么善解人意,有着醉人的酒窝,清亮的眸子里好像时常带着懊悔似的,让人觉得他心中常怀着善意与悲悯。

也许他一直都掩饰得很好,马振桓只是倒霉地触动了某个开关。

一念成魔。

 

马振桓不知道自己的神经是已经被青年磨练得过分强韧,还是早已经崩坏殆尽了。他订婚的那一天,他在酒店的顶楼给他打电话,用自杀威胁他抛下了自己的未婚妻,从此之后,一而再,再而三,他用爱情和威胁迫使他无底线地妥协。

一直到他蛊惑他杀了自己的未婚妻。

苏烟,天啊,苏烟。

那个因为他的游移隐忍以及无数次被逼无奈的不告而别变得神经质到歇斯底里的女孩子。

她说马振桓你简直让人恶心。

因为她推门而入的时候他正如同一只发情的母狗一般雌伏在青年身下,满脸都是令人不齿的欲念。

易柏辰挑衅她,她抓起了桌上的水果刀。

争执中他错手将那把并不算锋利的刀插进了她纤细的颈子。

温热的血溅了他一脸。

他懵了,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靠进了青年的怀里。他怕得发抖。

求生的本能令她张大了眼睛向他求助,破掉的喉咙里发出喝喝的像废旧风箱一样的声音。

易柏辰按住了他拨打求救电话的手。

“苏烟是个麻烦。”

麻烦,就应该被解决。

“Evan,你看着她。如果你让她活着,她会让你失去一切。”

女人的眼里有绝望的痛楚和蔓延的恨意,她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们。

所以就看着她死吧,让这个碍眼的女人先一步滚到地狱里去,让她在那里等着我们。

在青年低沉嗓音的蛊惑下,马振桓蜷缩在易柏辰怀里,眼睁睁看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永远的失去了神采。

 

易柏辰替他扛了罪。

前期苏烟的心理治疗记录加上他的证词,法院最终认定了易柏辰过失致人死亡,根据情节判决五年有期徒刑,因狱中表现良好,减刑了一年。

青年并不清白,苏烟的死几乎就是他精心计划的一个阴谋。

他逼他杀了他的爱人,继而凌迟他的自尊,在他未婚妻逐渐冰凉的尸体面前向他求爱。

可这毕竟是他自找的因果。

他欠他的。

 

易柏辰带回了那些压抑在他脑海中的令人窒息的记忆,马振桓的心理不堪重负。

他开始服用一些抗抑郁的药物,副作用很大且易于成瘾。

当他第二次在办公室毫无预兆地失去意识,黄伟晋似乎笃定了些什么。

“易柏辰他,回来了?”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