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尾2 (IE)

易柏辰折腾了很久,对仿佛死了几个来回的马振桓来说,好像有几辈子那么长。

等到身边的青年睡熟了,他连抬起手来想要摸摸他毛刺的头发都觉得乏力。

他的popo,肩上带了他不曾见过的伤疤,掌心有了厚茧,睡着的时候依旧凶狠地皱着眉头,显出不耐烦的神色。

他害他在那不见天日的地方待了四年。

他怎么会那么坏,甚至还想过逃跑,这四年里无数次想要走出这个梦魇狠心的把他一个人扔在阴暗里,让他和那些不堪一起石沉大海。

可他终究狠不下心来。

当初明明是易柏辰巧取豪夺逼得他走投无路,事到如今,哪怕他有一千万个理由去怨去恨,也抵不过亏欠。

他是他命里带来的劫。

 

马振桓的家,是为易柏辰量身打造的爱巢,小到餐桌上的摆件儿都是青年的一贯取向,连带住在这间房子里的男人,没有哪一样儿不是他的心头好。

这两人的关系如果在外人看来,显而易见是马振桓包养了易柏辰。

但事实上呢?

主动权从来都掌握在易柏辰手里,凡是马振桓的东西,包括马振桓自己都是属于他易柏辰的,仿佛天经地义,仿佛理所应当。

青年理直气壮得近乎不可理喻,是天生的霸道嚣张。

马振桓竟也依从他。

若不是当初他鬼迷了心窍去撩拨他,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各自安好,易柏辰也不会有这场牢狱之灾。

单为这个,他也没有什么不能从他的。

 

易柏辰在吃饭的时候说起了在里面认识的一个男孩儿。

“他的眼睛长得很像你。”

于是便成了他泄火的玩具。

马振桓身体一僵,几乎是马上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吃进嘴里的食物一瞬间苦得发涩。

那是个长相俊秀性格怯懦的男孩子,过失杀人,靠着一双眼睛得到了青年的庇护,现在易柏辰出来了,那朵菟丝花的下场可想而知。

可那又不是真的马振桓,只不过长相有些相似而已,他管不了那么多人的死活。

说到这里,易柏辰竟笑得恶意满满。

马振桓觉得骨血发凉。

“popo。”他忍不住伸手去抓了他的手。

“怎么,不高兴我碰过别人?”他反握住他的手,在掌中摩挲,“Evan,你没有资格。”

马振桓没了话,只乖巧地任他握了手,把玩着手指,然后轻轻噬咬。

他不过是心疼他变成这样铁石心肠。

青年突然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腕,他下意识的一缩,却甩不脱,腕上立时就见了血。易柏辰舔过新鲜的伤口,满意地笑眯了眼露出带血的虎牙。

“我总是恨不得把你撕碎了吞进肚子里面去,”好像那样才能填满对这人的渴望,“可我又舍不得。”

他更喜欢温暖的,鲜活的马振桓。

这话里有着情人间才懂得的暗示,马振桓便乖觉地献上了自己的唇。

最后变成在餐桌下辗转承欢。

指甲扣进了桌脚的胡桃木里,晃动的视线逐渐集中在了茶几上的那把水果刀上,突如其来的潮湿的腥甜的味道攫住了他的所有感官,他忍不住像一个弓背的虾米一样呕吐出来,吐了易柏辰一身。

易柏辰骑在他身上,利落地脱了衬衣塞了他的嘴,在男人喉头不断地干呕之中攀上了顶峰。

这场梦魇,他一个人怎么可能逃得掉?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