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尾(IE)

易柏辰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灿烂的阳光了,能够自由自在走在大街上的感觉,很好。

他已经二十八岁了,穿着白T牛仔裤的样子依旧是个少年。

衣服是经典款式,过了四年也没有显得太过时,只是在里面剃的寸头和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不得不把棒球帽压低到眉眼处。

易柏辰在甜品店的橱窗外审视了一番自己的形象,动作潇洒地整了整帽檐,带笑的俊脸让走出店门的两个女学生忍不住频频回头,转不开目光地羞红了脸。

四年的时间能改变很多事情,可是有些仿佛真理一样的存在是时间流逝无法撼动的。

马振桓,你准备好迎接我的回归了吗?

他走进甜品店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电话那边嘟嘟地响了三声,很快被接起。

然后是沉默。

易柏辰听着隔着电波传来的那人的呼吸,全身的血液一瞬间仿佛了沸腾,他看起来懒洋洋地坐在靠窗边的沙发上,其实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那股沸腾的渴望压了下去。

“Evan,我出来了。”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男人缓了一口气假装镇定地说出这句话,声音里却有着难以掩饰的颤抖,易柏辰听出来了,他愉悦的笑着示意服务生将巧克力巴菲和奶油蛋糕都摆在自己面前,比了一个感谢的手势,温柔地,缓缓地将台卡上的地址念了一遍。

他向来不喜欢吃甜食,可是在里面的日子,太苦,苦到让他对温暖甜蜜产生了一种近乎偏执的向往。

 

挂了电话的马振桓还是不能抑制自己身体的颤抖,一种带着绝望的酸软从心脏滋生,随着血液的流动蔓延到四肢百骸,冷汗已经浸透了他背后的衬衫,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起身拿外套的时候踉跄了一下,他有些手脚无力。

他想起易柏辰的脸。

那是他甜蜜的梦魇,有毒的蜜糖,是让他跌进地狱里去令他又爱又怕的天使。

有些刻意被遗忘的记忆,身体却依旧记得很清晰。

见到易柏辰之前的过程是一段空白,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找到他的,只看见舒展地向他挥着手的青年面目纯良,耳内轰鸣,有刺耳的刹车声,他知道那不是实际存在的,如同眼前铺开的大片血迹一样是他记忆深处的魔障,他微微扯了扯嘴角向青年走去,每一步都不像是踩在实地里,就这样一脚深一脚浅似的,走到了他面前。

灵魂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逃离,但马振桓却稳稳地坐在了易柏辰对面。

青年起身,隔着小几给了他一个巧克力味道的深吻,他霸道地按住了他的后脑,辗转加深,嘴里逐渐带了铁锈的味道。

他的身体软成了一滩泥,一滩随青年心意掌握的,任意搓圆揉扁的泥。

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两人身上,过往行人忍不住惊讶驻足。

可他的帽子挡住了他的脸,不然一定会有人认出来这是S集团的执行董事马振桓。

他还是这样肆无忌惮。

 

四年的分离,青年积攒的热望令男人难以承受,他压抑着不去求饶,眼睑轻阖,睫毛在眼下映出一片阴影。

然而隐忍的表情只换来青年愈演愈烈的恶意玩弄。

是汹涌的火山的喷发,是不可抗力。

在把热情烧尽之前,他也救不了他,只能把他烧坏。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