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嫁丫鬟2 齐蹇AU

我是横竖瞧那少年不顺眼的,也就世子爷信他纯良。

说起来那还是去年的时候,我陪着世子爷去清河为崔家老太君祝寿,老太君原是范阳卢氏家的嫡小姐,身份贵重,她的七十整寿便是两姓的大事,世子爷带着太太备的寿礼和亲笔书信前往恭贺。

我家世子爷实在是有点奇怪,未见他年少时受过什么磋磨,偏偏性子清冷又易怒,一身气度自然是光风霁月,和我们这些丫鬟们使起小性儿来却又是极难哄骗的,万幸他不屑与女孩子们身上撒气,只要心宽些不十分将他阴沉的脸色当做一回事,倒算是好相处的一个主子。我原是个心粗的,嘴又碎,干活儿麻利不过婠儿,温柔小意不过红袖,偏他出门总爱带着我,我想我应当是有着自己都没发觉的好处,路上便时常沾沾自喜。

崔家百年底蕴,清贵已极,园林景致看似低调雅致,却在不起眼处显出富贵气象来。

老太君是世子爷的曾外祖,我随着世子爷留在清河小住了半个多月,很是长了一番见识。老太君极是爱护世子爷,赏的东西比我们从侯府带来的寿礼还要多,还要贵重,更添了许多名家字画,据说是有钱也求不来的好物件。

世子爷也难得在老太君面前扮了一回乖巧贤孙。

回府之前,世子爷让我自己捡了几件好看的首饰算作打赏,我虽然并未有甚功劳,可是主子赏的东西自然是不能不要的,反正他现在也没有婚配的小娘子,我便很是拣选了一番,挑了几样一看便十分值钱的去回了世子爷,世子爷挑挑眉,看了一眼算是允了。

回程我便也十分高兴。

谁知变生肘腋。

路上竟遇见有人截杀,刺客来势汹汹,不求财物直取人命。

许是未料到世子爷身边的丫鬟居然有两手暗器功夫,到跟前儿折损了两个刺客,世子爷领着我杀了出去,跑进林子的时候我满心想着我的首饰匣子和那副顾恺之的《画云台山记》。

这下损失可大了。

因我逃跑不专心,到后来竟跟丢了世子爷。

我放了响箭,东躲西藏地总算是等来了都尉府的救兵,我们在山林里找了三四天,才找到一处山谷,见到了世子爷。

我紧绷了好几日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伏在世子爷床前大哭。

“主子,那幅《画云台山记》没丢,明兰也没丢。”

世子爷拍拍我的头让我闭嘴,说我哭得他脑仁儿疼。

他的腿伤了,一时半刻无法行动,被一位白衣少年救了回来。

为了不让追杀的刺客发现踪迹,那少年还清扫了二人痕迹,以致我们也搜寻不着。

这位白衣少年,就是在山中跟随师父铸剑修行的齐之侃了。

那时他才十五六年纪,我虚岁已经满了十九,自然看不上眼这黄毛小子毛手毛脚,又爱在世子爷面前献殷勤的样子。在山谷中,我还不知道他就是辅国将军府家的嫡长子,只当他是个浪迹江湖的山野之人,哪怕他师父似是个世外高人,哪怕他皮相实在是长得好,也并未瞧得起他。

大约我就是别人口中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刁奴。

虽然我嘴上谢过了他对世子爷的救命之恩,但是心里实在是恼恨他将世子爷藏得这样深,平白害我担惊受怕了好几日。

我自己也知道自己恼得没理,所以没跟世子爷开口抱怨。只是多时间他来我便走,少与他相处。那日可巧我端了药来,没进门便听见他与世子说,明兰姐姐可是不喜欢我?

我心里冷哼一声,算你小子还有点自知之明。

哪知世子竟答他,那丫头从小就跟翘尾巴的猫似的娇性,原是我宠坏了的,小齐不要理会他。

我一听这话就气炸了,进了屋将药碗往桌上重重一搁,阴阳怪气地说:“厨房还煨着汤,我们世子这药就劳烦齐公子了。”

说完也不看二人脸色,转身跑了。

那日煨的汤,是我趁他不注意偷逮了他的信鸽炖的。他后来应是知道了,却没与我计较。

现在想想,我确实是被我们世子爷惯坏了的,怎么就敢给未来姑爷脸色看?

可当初我并不知道他与我主子会有这般缘分,我若是知道了,必定日防夜防,绝不会给他半点温存机会,定要搅黄了这桩姻缘才是。万恨我一时不察,反倒叫世子爷对他生了维护之意,以致后来一头掉进了他的温柔陷阱里,给迷得晕头转向了。

我恨!

评论 ( 6 )
热度 ( 51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