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曲(十)IE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te爷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嘿嘿

我原本只是想写一个妖艳马强抢良家少男易柏辰的故事,谁知道这个脑洞越开越大,整个构架也越来越大。由于大纲的变动,前后文肯定会有一些别扭的地方,如果能写完,如果写完了我还是很喜欢这个故事,应该会修文来一发完整版的。

北方数省遭灾,初初的后果便是京中及近郊百姓流离失所,许多年迈体弱之人熬不过冻害,街上扶灵哭丧的日日都有,那些吟风颂雪的文臣贵子方才觉出些不对来。

沈清蓉牵头,几家夫人拿出体己银子设了粥棚子,这事情向来由各家的女眷名义来做,一来是各家向百姓彰显仁义;二来不与朝廷抢功,避免了结党的嫌疑。

出钱可以,官家夫人到底是不便抛头露面的,粥棚子里面张罗的都是各家无官职在身的子侄,像易柏辰这样民望高,又没有实职挂身的,是当然不让的人选。一大早,柏寅和柏未来侯府里蹭了一顿早饭,就急急催着哥哥往城南去。

小侯爷为易柏辰披好了大氅,又给柏未加了一顶银鼠皮帽子护住耳朵。

柏未年纪小,不似柏寅半大少年已经有了矜持,他喜欢小侯爷貌美慈和便乐意与他亲近,趁马振桓弯腰替他整理披风的时候在他脸上亲了好大的一声响儿,倒叫小侯爷愣了一愣。

“侯爷,等柏未长大了也娶您好吗?”

小小的玉童儿喜咪咪地冲他笑,两个大大的酒窝,分明是他错过的易柏辰的童年模样。

未等他开口回应,易柏辰一巴掌已经呼上了柏未的后脑勺,刚戴好的银鼠皮帽子被他一呼噜掉了下来,易柏辰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一把揣进了怀里。

“死小子别想美事儿,侯爷已经娶了你哥我了,你没那福气。”

连龙椅上的皇帝都没这福气。

此时的小将军已经看不出半点大婚之前的不情不愿,分明是骄傲得意的紧,催促着两个弟弟赶紧出门,生怕哪个再想不开瞧上他家侯爷赖着不走了。

柏未也不恼,虎头虎脑地笑着,一溜烟出了府门,柏寅见状紧跟在他身后也出了门。

“你真不跟我一起?”

少年夫妻正是情浓,半刻也分不得似的。

“我若是去了,只怕你易家的粥棚不到一时三刻就让那帮刁民给砸完了。”

小侯爷这话说得轻巧,易柏辰却是疼到了心里去,想想近来外间甚嚣尘上的流言蜚语,他着实是意气难平。

“这些刁民真是无知,这雪灾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要怪也该怪那昏聩……”

没等他说出那两个字马振桓便掩了他的嘴,易柏辰会意,尴尬地笑了笑,拿下他的手用力的捏了捏,很是不舍。

“去吧,过了午我去接你。”

易柏辰得了这句应承喜笑颜开,将面前这人抱在怀里狠狠地用了一把子力气,便头也不回地往外奔,生怕一回头见到这人的脸,就又没了出门的动力。

马振桓看着他身影渐远,冷肃了神情,转身往书房走去。

前几日许明杰呈了赈灾的章程,向熙帝已经批了红,他们打的主意是就是要东南军寅吃卯粮,殊不知那军中早有蛀虫吃空了瓤子,就等着今年的军费填补窟窿呢。

东南一乱,怕是易澜在京中也待不安稳了。

从他娶了易柏辰开始,这易家就从陈向熙手中的一把刀变成了心中的一根刺,兴许小皇帝本人都不清楚这根刺梗在心头会对局势产生怎么样的影响,他早算计好了要让镇远侯接替易家,可这军权更迭,向来变数是最大。

清流,勋贵,世家,互为牵制,本是帝王制衡之术,先帝虽然心狠,却知晓万允万当,不如一默的道理。

陈向熙,却实在是太贪心了些。

这大盛朝的天,是该变一变了。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