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弟弟啊(IE年下)1

Evan觉得自己年纪轻轻可能就要患上偏头痛了。

听着小孩儿在电话那头乌哩哇啦地轰炸,他左半边脑仁儿嗡嗡直响。

“ok,Popo,你冷静一点,慢慢说好吗?”

“冷静?你叫我冷静?ok,马振桓你是不是根本没有在听我讲话?”

“我有在听,有在听。”

“那—你—叫—我—怎—么—冷—!静—!”前方音量高能,可惜完全没有高能预警,小孩儿的低音炮吼起来冲击力十足。

“popo,”Evan苦笑,“哥好像耳鸣了。”

“马振桓你真是又老又笨唉!”暴走哈士奇怒挂电话,终于还了Evan一片清静。

所以,难道,不就是,斗牛的时候对方使了阴招,自己这边还出了一个叛徒吗?

这热血的青春啊,真是让人怀念。

感慨岁月的Evan不禁想起了和易柏辰的初次相见。

 

从那天妈妈突然打来电话将自己的生活自理能力无限夸赞了一番开始他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没过两天,马妈妈就通知他闺蜜的儿子要来和他同住。

请注意,是通知。

不是商量。

没有反驳的余地。

Evan很无奈地接待了前来台北送小孩儿上学的易氏一家。

虽然易柏辰的确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俊俏脸蛋,迪士尼动画风的puppy大眼也非常戳他的萌点,并且很乖巧地叫了他哥,Evan还是十分机智地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麻烦精。

从他来台北上个高中就能出动易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全员上阵,并且还带了四个超夸张的行李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笑得一脸天真酒窝深深的小屁孩儿是个不折不扣的“妈宝”。

难道自己的大学生涯刚刚开始,他还没有放飞就要变成一个照顾屁孩儿的保姆了吗?

OMG,他不要。

Evan想自己当时笑得一定很假,不然也不会让屁孩儿抓住把柄动不动就说他对人超凶。

Exm?他明明再绅士不过了好吗?

绅士马就是他,他就是Evan。

 

小屁孩儿刚来的时候着实乖了两天,狼尾巴藏得挺好,哥长哥短地跟前跟后,还会很狗腿的扫个地擦个桌子什么的,笑眯眯的样子,整个一暖男大金毛。

要不是他左眼皮一直跳,Evan差点就信了。

两天,真的就只有两天。

从他踏进家门到原形毕露,距离48个小时,还差三个半钟头。

如果给Evan重来一次的机会,他才不要管这个屁孩儿到底会不会在开学第一天就迟到嘞。

在他第三次呼唤易柏辰的大名叫他起床的时候,陷在被子里的小孩儿突然睁开了朦胧的睡眼给了他一个迷瞪瞪的笑容。

非常甜,像天使。

然后他就被天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拉倒在床上并且四肢并用地锁得他动弹不得。

“马振桓,别影响我倒时差啦。”

WTF!

你一个本土人士倒个什么鬼时差啊!

很快的,嗯,大概是在三个半钟头之后,Evan终于了解到他倒的是什么时差了。

ACG和三次元的时差。

这娃昨天晚上肝游戏肝到凌晨四点多才睡。

十六岁的少年手脚修长,把他缠了个结实,结局就是两个人一起睡了一个回笼觉。

开学典礼当然是错过了。

Evan不得不客串了一把家长,还撒了一个路上出现交通意外的谎。

从此走上了给屁孩开家长会的不归路。

“没想到马振桓你还满讲义气的嘛。”小孩儿把双手背在脑后,摇头晃脑地吹着口哨,笑得见牙不见眼。“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Evan想,自己当时一定笑得非常假。

从此之后Evan再也没有听过这小孩儿叫过一声哥。

 

两天后Evan接到易妈妈打来的电话。

“桓桓啊,你可得帮阿姨看着点popo,千万别让他玩游戏。阿姨是管不了他了,把他送到你那儿,也是指望着近朱者赤啊,将来这死小子要是有桓桓你一半优秀,阿姨就满足了。”

Evan看着电视机前面正在打电动的屁孩背影,心里深深的哀叹了一句阿姨,你说晚了。

还有,您有没有听过近朱者赤的下一句,叫近墨者黑啊。

“马振桓你快点啦,你又死了耶!”

“popo,十一点之前一定要睡觉。”

“知道了啦,你比我妈还啰嗦耶,快点来给我打辅助啊,十一点之前肯定通关的。”

好的,popo老师,没问题,popo老师。

Evan认命地拿起游戏手柄,掩护易柏辰的战机不被击落。

 

不到十一点,果然通关。

屁孩提出要和他一起睡。

Evan当然拒绝,开学那天根本是个意外,他向来不习惯和别人过分亲近,人和人之间,还是应该保持让彼此觉得舒服的距离。

易柏辰抱着枕头眨巴着狗狗眼,耷拉着脑袋转身回房。

“也好,这样我半夜玩游戏就不会吵到你了。”

“等等!”

想起那天早上被八爪鱼支配的恐惧,Evan决定妥协。

“我不习惯跟别人睡一起,不然你打地铺。”

小孩儿果然乖乖捞出被子打地铺,乖乖拍松枕头,乖乖躺好。

临近午夜。

“Evan,我好想我妈哦。”

“……”

“Evan,你不想家吗?”

“……”

“Evan,睡在地板上我就会想起全家一起出去露营的时候唉,野外蚊子超多,可是和爸爸妈妈一起超开心的,我真的好想家人哦,想爸爸,想妈妈,想妹妹,想弟弟,想松仔……”

他用低低沉沉的语气念起家人,勾得Evan无端心酸,突然想起自己刚刚离家来求学的时候那些个孤单寂寞的夜晚。

“popo,要不要上来一起睡?”

“好哇!”

屁孩反应迅速,语气轻快到让Evan觉得刚刚的那阵感伤完全是他的错觉。

是夜,Evan又一次感受到了被八爪鱼支配的恐惧,在梦里被深海霸王章鱼纠缠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早,小孩儿精神饱满,Evan整个变熊猫。

心底默默发誓,再也不要被个屁孩套路。

然而套马的汉子易popo刚走出新手村就已经让他无力招架了,面对不断进化的究极终结版易popo,Evan只能被一套一个准。

感觉自己的偏头痛又严重了呢。

 

 

评论 ( 11 )
热度 ( 103 )

© 小马pop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