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曲6(IE,Tevan,晨熙)

夜色如墨,天凉似水。

小将军喝了药沉沉睡了,虽然睡前同马振桓闹了一场别扭,熟睡的模样倒是十足乖巧。

当日他下腹受了剑伤,左肩亦被箭矢贯穿,伤势是极重的。将军府自然不缺好医药,却不知为何仍是淤积了寒症,若非以风寒诱之令其发散疏泄,再好好调养温补固本培元,这小家伙年岁渐长后难免会为寒症所扰。

马振桓不解释,只折腾他,哪怕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小小的少年又病得沉重,自然是委屈,加之近来马振桓对他一贯温言细语,纵出了他的骄性儿来。

非是马振桓狠心,这风口浪尖上,侯府想要避过这段风头,只能拿了小家伙的病当挡箭牌。

连皇后,连氏宁馨,马振桓记得她原也是个明媚生动的女子,是连氏一族捧在掌上的明珠,传闻她闺阁中便喜穿红衣,嗜爱石榴,连爱恨怨忿都如七月流火一般张扬热烈,不过四五年光阴,就生生被冷落成了深宫里一抹端庄华丽的影子。

他可怜她,整个大盛朝他有资格可怜的人不多,唯独可怜这个女人。

从她效仿他一身白衣开始,连宁馨已经死在了东宫里,她为她所爱焚尽膏血点滴活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却也断了陈向熙心中最后一点善念。

她怎么想不透,陈向熙身边已经有了一个马振桓,又何须多一个拙劣的模仿者?

秋狩遇刺,陈向熙查到了连氏头上,原本皇帝只是要她腹中麟儿早夭,现下落得个母子俱丧的下场,说起来,是他在她本就不堪的命运上推了一把。

也把小皇帝过早地推到了连晨翔面前。

连氏对上皇家,胜算本不大,而今他将这位传言将星现世的小将军抓在了手里,五五之数,总是有的。

可五五之数还不够。

“侯爷,小厨房煨着粥,您晚饭未用多少,此时可是要填补些?”侍女红袖递来净面的巾子,柔婉问道。

“不必了。”马振桓接过帕子起身净面,“夫人已经睡下了,我也乏了,你也早些退下吧,这里不用伺候。”

“是。”少女乖巧地应了,福身退去。

男女之事,陈向熙一向对他防得死紧,到他出宫建府身边仍旧是一水儿的太监伺候。谁知前脚他刚把易柏辰娶进门,后脚皇帝便赐了一对姿容秀丽的宫女来,说是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这其中的心思,倒着实是可笑。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之于陈向熙,陈向熙之于连宁馨,都是业障。

陈向熙向来是眼明心亮的一个人,他不信他半点蛛丝马迹也未发觉,他只不过是更愿意相信是连宁馨动的手罢了。

可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他被十数人围杀仅伤了一条腿,易柏辰一介少年竟能在死士围攻之下突出重围,他和连宁馨之间若真是水火不容,只怕他早就成了山野丛林中的一抔黄土。

最卑贱不过感情,最冷漠不过人心。

要说这世间还有什么让他觉得温暖干净的存在,怕是只有这位躺在床上睡梦中仍旧烧得一脸通红的小将军了。

所以哪怕他是要下地狱经历刀山火海,死也不会放开的,就是这个人的手。

评论 ( 12 )
热度 ( 33 )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