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曲5(IE、Tevan、晨熙)

4很早发了后来改过,如果觉得情节接不上的可以再把4翻出来看看,嗯,从这里开始搞事情了。但是以我的智商,觉得这个搞事情的部分可以不用期待。

出了正月,天气开始回暖,小侯爷的脾气愈发阴晴不定起来,十日里有八九日把小将军赶在门外值夜,过了大夜才许人进房门。

饶是小将军自幼身强体健,到底是经历了大伤初愈,这样折腾了几道,终是染了风寒卧床不起了。马振桓反倒是松了一口气一样,传太医诊视之后,便日日守在床边衣不解带地伺候粥药。易柏辰被他这几日忽冷忽热的态度伤了神,夜里总是睡不安稳,病情亦是反复不定,去如抽丝。

立春前一日,连皇后突然发作,痛了整一日夜,几乎拼了性命方才诞下了一名皇子,谁知那婴孩才出了娘胎就没了气息,连哭一声都不曾便夭折了。连皇后大恸,血崩不止,太医院用千年人参吊命续气也没能将这位可怜母亲的性命留过三日。向熙帝哀恸过度亦病倒在了正阳殿里,宫里因无人主事,皇帝派人来请了小侯爷。马振桓一身缟素入了宫去,形容憔悴居然更胜皇帝,向熙帝叹了一声“也罢”便让小侯爷回了府。天玑侯府从此便紧闭了大门不再见客,对外声称是侯夫人病得沉重,摆明了于这趟浑水置身事外。

连皇后发丧当日,一直镇守西北的卫国公世子连晨翔抵京,却未及见到幺妹最后一面。这位自小长在西北朔风里的铁血将军赤红了双目,仿佛要将那具厚重的棺椁看穿一般,定定的滴下泪来。

那是他掌珠一样的妹妹,到今年石榴花开成一片流火的时候才满了二十岁,就这么殁在了这吃人的皇宫里。

他还记得她大婚前夕,倚在妆台前对他笑,明媚的笑颜榴火一样娇鲜,她说哥哥,我心悦太子。

连晨翔心里苦极,那太子若有一颗心,只怕整个长在了马振桓身上,哪里还分得出一星半点给连家的女儿。

可他陈向熙怎地就能如此心狠,竟生生让她陨了性命。

 

卫国公短时间历经了情绪上的大喜大悲,中风晕阙,烜赫一时的卫国公府竟是一夕之间就显出了败相。向熙帝恩旨连世子留京尽孝,西北军务由部都尉赵志伟暂摄,另赐黄金千两,食邑十万,以示连家盛宠不衰,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那个死得极蹊跷的连皇后就是小皇帝向卫国公府开得第一刀。

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时之间,京中勋贵个个自危,前有天玑侯府倾巢覆灭,现有卫国公府大厦将颓,这场皇权与勋贵的战争只有愈演愈烈。定远侯黄家、威远侯罗家、永昌伯林家已是摆明了和小皇帝站成一线,只是这三家俱不掌兵。六部之中,礼部兵部仍牢牢掌控在连家手中,连家在西北经营多年,那年轻的部都尉只怕也难以将兵权掌牢。连家虽暂时掩了嚣张气焰,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短时间内难以撼动的。

双方都在隐忍蛰伏,明里光风霁月,暗里波潮涌动。

原本辅国将军府是铁杆的皇党,可自从易柏辰入了天玑侯府,外人看这两家与宫里那位的关系便像雾里看花一般捉摸不透了。连家这番变动,易澜亦是古井无波,竟是毫无应对的做派。定远侯几次试探他口风,皆被他打了太极圆转回去,定远侯方才知道易大将军不仅仅是马上功夫了得,话术亦是精湛。

至于那个无依无凭的天玑侯府,则被许多人选择性地遗忘了。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