豢养2(EI/桓易)

Evan尴尬了……

============================================

小家伙刚到家就没事儿人一样恢复了欢乐,一头扎进厨房翻起了冰箱。

他翻出了一杯牛奶布丁,是和他一样又香又甜的味道。

Evan心里五味陈杂。

他这份和外表年龄全不相称的稚气几乎印证了那男人的话,怀里这人,智力顶多同八九岁的孩子相当,或许更小,他根本无法理解两个人上床这样的行为有什么样的意义。

天啊,他是成了强奸犯吗?

易恩舀了一勺布丁塞进Evan嘴里,动作带着粗暴的稚拙,笑得一脸憨甜。

他究竟把他当成什么人?一起玩游戏的小朋友,还是一个可以依赖的…叔叔?

Evan整颗心乱到不行,却在小东西凑过来同他亲吻的时候感到一丝隐秘的背德快感。

他完全无法抗拒他。

他那么甜,带着糯糯绵绵的软,一个眼神就能平复他心里的波浪滔天。他开始信了这小东西就是他命定的缘分。

小东西的身份现在成了横亘在他们面前的难题。

如果没猜错,那个自称为宏正的男人就是竹联帮罗家的长孙。像Evan家里这样正经做生意的也难免会跟黑白通吃的竹联帮打上几分交道,但就他所知的情况,罗家绝没有一个和易恩一般大的男孩儿能叫罗宏正一声哥哥了,而且看他的神情,似乎还对易恩颇为包容,这说明易恩在罗家是个分量不低的孩子。这么一个值得竹联帮少主亲自出马寻人并且因为他表现抗拒就轻易收手的小家伙,又是怎么流落在外的呢?

涉及到竹联帮,原本以为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下子变成了烫手的山芋,送走又舍不得,可若是想留,只怕也不会那么容易。

易恩因为Evan的心不在焉不高兴了,一巴掌呼了上来,把Evan打得一懵。

“马马,看我。”小家伙现在会说话了,更显出脾气执拗来。

“你喜欢我看你?”

“嗯。”

“喜欢我亲你吗?”

问罢他轻轻落了一个吻在他的酒窝上,逗得小东西咯咯直笑地点头。

“你喜欢我吗?”

小东西已经笑瘫在了他怀里,举起手来轻轻捧着他的脸,带笑的眼里是孩子式的认真。

“喜欢马马好看,像爸爸。”

Evan登时黑了脸,将易恩吓得一愣。小家伙脑子不灵光,对人的情绪倒是分外敏感,立时急得去楼他,死死挂在Evan身上侵占了他的呼吸。Evan表情仍然是不好,他便笨拙地去解他的衣服试图用身体去讨好他开心,被Evan无奈地按下了手。

他跟个傻子置什么气呢。

 

Evan眼前的迷雾是被黄伟晋的一通电话拨云见日的。

“你终于给我接电话了,最近真是要忙翻了我跟你讲,海世的破产并购案我们差点吃了大亏唉,好险有我在公司坐镇。哎,我跟你说哦,最近四海一直在找个什么人,好像是罗家的外孙子,听说就是破产自杀的海世罗总的独生子。这个八卦真是超精彩了,海世和四海一直是冤家对头哎,没想到罗倩然居然是罗家的女儿耶,我还听说哦,罗倩然那个儿子好像是个白痴……喂,Evan你有在听我讲吗?”

“我在听。”

“一直就传说罗倩然有个儿子,可是谁都没见过。这次四海开始大张旗鼓地找才知道原来真的有这么个孩子,好像叫,叫易柏什么的。”

“易柏辰。”

“对,易柏辰,哎,不对,你怎么知道?”

“他在我家里。”

 

这场豪门恩怨说来狗血,罗家大小姐临阵逃婚和爱人私奔去了日本,原本以为有了既成事实罗老爷子就会妥协,谁知道一辈子没有低过头的竹联帮老大硬是逼死了自己不承认的女婿,把女儿抓了回来软禁在家里逼她流产滑胎。罗倩然拼死保住了孩子,豁出命去和罗家脱离了关系,孩子养到会说话的时候就发现了异样,这位刚强的母亲便把他当眼珠子一般护着。二十年来,父女俩从没向对方低过头,罗倩然也婉拒了母亲和哥哥的帮助,海世经历了从无到有,没人知道这位大小姐吃了什么样的苦,可她将易柏辰养得极好,她说他是上天带给她的恩典,给他取了小名儿叫易恩。易柏辰虽然先天便有缺陷,俊俏的模样却是肖极了母亲,舅舅和外祖母也视他如珠如宝,暗地里偷偷往来总是有的。可易柏辰同罗家却仿佛有天生的隔阂,总是与那边不大亲近。

海世破产的时候,要强了一辈子的女人终于被这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她原意是要带着儿子一块走,她舍不得儿子一个人留在世上,但最后的最后,终究还是软了心肠。

易柏辰就在那个夜晚逃出了家门,小家伙被状若疯狂的母亲吓得不轻,他心里害怕又委屈,要去找爸爸。

他记得妈妈说过,爸爸是这个世界上顶顶好看的男人,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是顶顶好听的。如果说易恩眼睛里藏了星星,爸爸的眼睛就像是易恩最最喜欢的大海。

然后他,遇上了Evan。

评论 ( 24 )
热度 ( 79 )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