豢养(EI/桓易)

老梗以及万年坑,是三国里面的马马和popo唤醒了我曾经写过的这个养成梗的记忆

让我站三秒桓易EI

易柏辰真的很适合耍白痴啊,那就让你耍个够好了

Evan遇上易恩的那天正好是难得假期的开端,喝得将醉未醉的男人下了车,就看见小东西蜷缩在车库大门口,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怯怯地看他。

心里突然就觉得有些痒。

耐着性子蹲下来问他话,喷在那人脸上的鼻息都是热的,小东西哑巴一样什么都不说,只是用懵懂清亮的眼神儿瞅着他,等他失了耐心准备起身的时候,却被小东西一把抱住了脖子,死活不肯撒手了。

山里夜凉,小家伙冻得手脚冰冷,却一下子就点燃了Evan心里的火,一路烧上了床。小东西连接吻都不会,清纯干净的像是一张白纸,任由Evan挥洒驰骋。弄疼他的时候,他在他身上乱抓乱挠,还赏了他好几个巴掌,Evan进入的艰难,好在成果丰厚。

Evan就这么着在自家门口捡了一个大宝贝,从捡他回来Evan就没听他说过一句话,高兴地时候会咧着嘴甜甜的笑,不高兴的时候搭拉着脑袋不理人。不过Evan也并不在意,他捡他回来也不是为了跟他说话的,小家伙一口小床调儿哼得细若箫管蚀骨销魂,直把Evan迷得五迷三道。

易恩这名字还是Evan想起来问的时候小东西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才在纸上划拉出来的。小东西拿着写好的名字交给Evan看,睁着亮晶晶的眼睛讨赏。

Evan吻了他一下,又吻了一下,一路亲上了床,小家伙没要到奖赏反而被占了便宜,气得一口咬上了Evan的脖子,下口没个轻重,竟然就见了血。Evan吃痛,停下来瞪他,小东西秒怂了,讨好地冲着他笑,小小的虎牙上还挂着血丝,森森地瘆人。Evan把那血迹舔去了,顺着牙尖掠过细嫩的上颚,将舌头探进了他的喉咙里。易恩觉得不舒服,牙关一合咬住了那块软肉,却还记得方才男人警告的眼神儿,没敢再用力就松了口,顺着男人的意思,乖觉地打开了双腿。

小家伙的反应真实而热烈,毫不遮掩,若是Evan弄疼他,他也不见得会让Evan好过。几天下来,他留在Evan身上的咬伤抓伤竟然是比他自己身上的还要精彩纷呈。每次完事儿两个人都像是打了一场仗一样,Evan却是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只觉得这个一脸清纯模样的小东西在床上实在是够骚够辣够带劲儿。其实只要是Evan不弄疼他,易恩完全是温顺的猫儿一样任他搓圆揉扁,可惜Evan少有能不弄疼他的时候。

被美色迷得神魂颠倒的Evan根本没考虑过易恩的来处,就好像是天生的猫奴遇上了命定的主子,只是把小东西当儿子似的养着,当然,没有哪家的父子是天天在床上打滚厮混的,Evan却沉迷在了这个养儿子的游戏当中无法自拔。小家伙自理能力极差,吃饭穿衣、洗澡如厕这样的事情也得Evan一一照应到。原本大小解他也要Evan陪在身边,偏有次Evan起了坏心逗他,扎住了根部一口一口地给他哺水,直憋得那玩意儿胀得紫红,小家伙晕头晕脑地额上都见了青筋,Evan还恶质地吹起了口哨,激得小家伙流了眼泪直哼哼,却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后来解了禁,就在Evan手里一泄如注了,从此有易恩在的卫生间就是Evan的禁地,如果Evan要跟着,小家伙是宁死也不肯去的。

Evan也由此断定了易恩确实是个哑巴。

 

等Evan从温柔乡里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假期已经过去了大半了。男人好像大梦方醒一样觉出了这场艳遇的不真实,他看着身边陷在被子里独自纠缠的易恩,莫名有些恍惚。

耙了耙头发把小家伙叫醒,梳洗梳洗就带出了门。

看着街上人流熙攘,仿佛才有了些梦境成真的踏实。

这是Evan第一次带易恩出门,小家伙又紧张又兴奋,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却也不忘紧紧抓着Evan的手。路上经过一家冰激凌店,小东西喜欢得不得了,冲进去就指了这个那个那个这个,然后眼巴巴地等着Evan付钱。Evan无奈,只得跟进来付了钱看着他专心致志地舔冰激凌,看得心里痒痒,忍不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挑逗的下流话。

小家伙恼羞成怒了,整杯冰激凌扣在了Evan脸上,黏腻的液体流了一身,男人只觉得一股邪火往头顶上冲,正要发作,却被那小东西理直气壮的倔强眼神勾得心里一麻,软了下来,认命地去了洗手间清理,还不忘重新点了一杯“凶器”来赔偿。

临去的时候小东西那个眼神儿,趾高气昂得意极了。Evan想了想不觉莞尔,扔掉手中的纸巾推开门,却听到前厅一片吵嚷,隐隐约约地,还听见有人在哭着喊妈妈。

Evan心里一动,急忙奔到了前厅,易恩正被一个高大男子扼着手腕拼命挣扎,眼见了Evan,泪水连珠串儿地往下掉,一口咬在了高大男子的手背上甩脱了他的手,钻进了Evan怀里,嘴里还哀哀地叫着马马,马马。

原来是他记得他的姓。

店里的人都愣住了,这么一个20岁模样的男人扑在另一个20多岁的男人怀里叫“妈妈”,实在可以算得上是奇闻异事了。有心思龌龊的人用不怀好意的鄙夷眼神儿上下打量Evan和易恩,易恩哭得要背过气儿去,一抽一抽地咬住了Evan的肩膀。

Evan却只是死盯着面前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右手无意识地安抚着易恩的背。

男人紧皱了眉头,上前了一步,Evan防备地搂紧了易恩微侧了身。

“抱歉,我无意冒犯,我只是想带回我的弟弟。”

听了这话易恩吓得更加搂紧了Evan的脖子,哭得不能自己,Evan把小东西圈紧,轻吻了他的额头安抚。

“我们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弟弟,识相的话赶紧让开,你吓到我们家孩子了。”

男人眼里有了一瞬间的狐疑,很快恢复了清明,也不跟Evan多做纠缠,转移了对话的目标。

“柏辰,你不记得宏正哥了?家里找了你好几天了,爷爷让我来带你回家的,爷爷很想你。”

易恩的身子骤然一僵,猛地紧搂着Evan大力地摇头。

“马马,走,马马,回家!”

易恩的反应让Evan一下子慌了心神,他直觉意识到男人说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但是易恩哭着闹着要远离他,他也不可能就这样把小家伙交给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

“很明显我们家孩子并不认识你,麻烦你让一让,我们要回家了。”Evan揽着易恩绕开了障碍准备离开,男人并没有阻拦,只是在Evan经过身边的时候低语了一句。

“你知道易柏辰他,是个白痴吗?”

评论 ( 11 )
热度 ( 106 )

© Chelsea是cp饭没有救的 | Powered by LOFTER